见崎子猫

全职√
本命王杰希√主双苏
杂食,什么cp都会写,吃粮请注意cp⚠️√
禁转🚫√
更新看心情选手√

【百日王喻-第23日】白色的风景

*黑色的风景

*6000字一发完

*HE,飞鸟症pro

 上一日 @翻滚の肉团 

 下一日 @陌离 

 

凌晨的城市寂静而悲凉,白天繁华喧闹的样子在凌晨便不复存在,匆匆的行人在这个时候都回到家里休息,休整准备明天新的一天的工作。有家室的人也回到心上人的身边,度过甜蜜而充实的一晚。

 

中心公园显得苍凉,公园里只有寥寥几只野狗在四处觅食,唯独一个孤零零的人,坐在公园的木椅上,双手交握着置于膝盖上,弯着脊背,恨不得把头埋进双手之间。

 

王杰希的脸色极其苍白,像是保持这个姿势许久了,抬起头来的时候人微微晃了一下。他坐的方向正对着这里的第一医院,鲜红的霓虹灯在无星无月的天气里格外的明显。

 

手指甲掐进了自己的虎口,点滴的血珠渗透了出来,衣袖里还沾染了几片黑色禽类的羽毛。椅子上,是喻文州的诊断报告书。

 

 

喻文州和王杰希在一起生活了将近3年,从荣耀里认识到在一起也快将近13年。不过两人住的地方相隔很远,两人两地互相奔波了一阵子,最后干脆喻文州搬来了王杰希这边同居,顺便进入联盟工作。只是王杰希退役之后没有选择进入联盟,而是另找了一份工作,这份工作待遇很高,甚至和他没退役之前的薪水不相上下,只是需要各地奔波。能只是在国内就不错了,大多数都是往国外跑。两人能同时有空的时候扳着手指头都可以数的过来,

 

这样的生活太过于难受,甚至比之前异地恋更加煎熬几分,不过几年过去了没有谁说一句抱怨,没空的时候就互不打扰,能见面的时候就干柴烈火把这短短的空闲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把握的无比珍惜。

 

叶修有时看到喻文州在联盟里努力办公毫无二心的样子,总觉得不太对。张新杰的一句话后来点醒了他。

 

他们两的生活,太过于和谐了。

 

人不是机器,这种几个月才能见一次的恋爱,太让人不能忍受,喻文州没有一次揪着王杰希的领子,质问他你就不能多陪陪我,或者放弃这个工作,不管会不会答应,至少,喻文州一次都没有问过。太过于安逸了,这种互相理解,不需要……

 

 

 

 

数天没有收到喻文州消息的王杰希联系了多个喻文州的比较亲近的朋友,但是均表示最近没怎么见到他,隐隐约约有点预感的王杰希当晚就急匆匆的赶回了住处。

 

和文州合买的别墅一直受他们的精心照顾,屋外一圈都种满了各种各样的花花草草,甚至后院里还有一个小型温室,王杰希有时候会从外面带些稀奇古怪的植物回来,就会安置在那边。

 

只是今日回家看到的,原本应该生机勃勃的绿化,枯的一干二净,明明离王杰希上次离开时都还没有半个月,现在又是万物复苏的春天,近乎于不可能枯萎的这么快。

 

一股麻木的感觉渐渐蔓延上整个脊背,以至于开门的手抖的钥匙上的挂件碰的叮当响。

 

门开启的一瞬间,数不尽的纯黑色的鸟从门内飞出,尖锐的爪子和强力的冲撞抓的王杰希裸露出来手臂和脸庞上划出了几道深浅不一的伤口。

 

仅仅只是愣了一秒,便拍开挡在面前的黑鸟,在各个房间寻找喻文州的身影。

 

客厅,厨房,阳台上。

 

电视,沙发,吊兰上。

 

茶几,冰箱,电脑上。

 

停立着数不清的将飞未走的黑鸟,走进便会惊扰到他们,纷纷飞起,抖落几片黑色的羽毛。

 

“文州……”王杰希推开半掩着的卧室房门,房间里黑鸟数量更多了些,而且不怕生了,挤满了地板,几乎没有落脚的地方。

 

王杰希所心心念念的人,正躺在床中央,坐起上半身,双腿上还放着一本摊开着的书本,一手抓着书的一边,另一只手垂在了身侧,头微微撇向一边,就像是看书时不小心睡过去了一样……

 

“文州,文州,醒一下,醒醒。”王杰希挪开脚边的黑鸟,快步走到床边坐在他身边,握住垂在身边的手,一手抚上他的脸,盯着他的脸一遍一遍的轻声呼唤。

 

无力的手,冰凉的脸颊,纹丝未动的眼睛……

 

王杰希拉了拉喻文州身上的被子,拉的更上一些,盖到喻文州的胸口。然后把书收起来放在床头柜上。王杰希看着书的封面,感觉这本书有些陌生,自己好像记得是送给喻文州的,但自己忘记了选它的原因,更忘了书本的内容。

 

床头柜上还放着一个文件袋,淡蓝色的透明文件袋里,透出了第一医院的字样,还有些密密麻麻的小字,王杰希没有看,就转回看向喻文州。“跟你说过多少遍了,在家要注意保暖,才刚春天,天气还是有点冷的,不好好盖被子,还看书看到睡着,看看你冰凉的手,你让我怎么说你好……”

 

喻文州的手被王杰希提起,双手紧握着,轻轻的搓热,时不时哈上两口热气。

 

 

“王杰希!”黄少天风风火火的冲进客厅,然后折向卧室,看到床上的喻文州和床边的王杰希,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还是选择咽了回去,走到床的另一边,摸了摸喻文州的手,又把手放到喻文州鼻子下,脖颈上,胸前。瞪了王杰希一眼,拿出手机拨打出电话又走出了房间。

 

救护车的轰鸣在不久之后炸在耳边,大脑充斥着绕耳的鸣笛,房间冲进来许多个人,把王杰希从床边拉开,把喻文州带离出了房间。

 

黄少天拍了拍王杰希的肩膀,见人还是没有转醒,只好跟着医生上了救护车。

 

随着救护车的声音渐渐远去消失,王杰希才缓过神来。看向这个空无一人的房间,飞鸟在不知觉中已经飞散殆尽,除了卧室里些许的黑色的羽毛,和床上有人睡过的痕迹,恐怕会被人认为是个从未有人居住过的寝室,所有桌子表面除了那个文件袋和一本书,什么都没有放置。

 

王杰希面无表情的起身,准备离开,却看到了卧室地上,一片黑色羽毛中,一只唯一没有飞走的,纯白色的鸟。

 

 

白鸟飞了起来,扇动着翅膀飞向王杰希,王杰希下意识的伸出双手去接住了它。白鸟乖乖落在了王杰希的手掌心上,没有移动。

 

王杰希定定的看着手中轻的几乎没有重量的白鸟,面无表情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的无奈。“我们去找他吧……”

 

 

 

坐在中心公园的王杰希,身边放着喻文州的那个文件袋,还有喻文州的诊断书。

 

——失血过多导致的休克致死,确认死亡。

 

 

喻文州和王杰希的家被封锁了起来,喻文州送去医院之后王杰希就被带去录了口供,直到深夜才有时间来医院,拿了一纸诊断书,看了一眼喻文州的身体就跑了出来。

 

脑海里还盘旋着自己半个月前离开时的模样,还没有从喻文州已经确认死亡的现实中清醒过来。喻文州身边发现的那一只唯一的纯白色的鸟儿一直跟在王杰希的身边,就算是现在王杰希一个人落寞的坐在木凳上,白鸟也落在另一端的椅背上梳理着纯色的羽毛。

 

其实从半年前,王杰希就已经意识到他们两的关系渐渐变得僵硬,并不是感情过淡,反而是感情太过深厚,把所有的会引发对方负能量的事情全部憋在心里,把最快乐的事情讲述给对方。留给他最好的,把自己关押在五指不见的黑暗中。

 

远处响起了黄少天的声音,喊着自己的名字,冲着自己急急的跑过来,拉开自己的双手,扳直我的背,喊着些什么……

 

听清了……在叫我醒醒……

 

王杰希笑了下,甩开黄少天的手,“我没这么脆弱的,我会等文州的,他没死。”

黄少天被甩了手懵了一下,听到下一句王杰希说出的话,不由得气咬了下嘴唇,抬手一巴掌拍在了王杰希的脸上。

 

清脆的巴掌声在静谧的公园里显得太过明显。王杰希也没有预料到黄少天会动手。

 

“王杰希,文州为什么会这样你自己心里肯定知道!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谁都不想的!既然已经不能逆转了,再怎么样也不可能改变这个事实的!他连走的时候都是在看你送的书,你不好好的活下去!你现在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给谁看!”

 

黄少天吼声贯彻整个夜空,脖子都吼的通红,双眼早已红肿,现在又有想要掉泪的预兆。

 

“他没……”

 

“你还执迷不……!”黄少天被激的又想揪住王杰希的领子,这时停在椅凳另一边的白鸟飞了起来,扇动着翅膀停在了黄少天的肩头,用尖尖的喙啄起一缕头发,敲打着他的脑袋。

 

“这什么……”黄少天下意识就要挥手赶走肩上的白鸟。王杰希眼疾手快的拉住了黄少天的手,另一只手抓过白鸟藏在风衣下面。

 

这是喻文州身边,除了那本书以外,唯一一个在他身边的。

 

“黄少天,我知道了,让我缓一段时间……”王杰希站起身,拿起椅子上的文件袋,拉了拉围巾起身就要离开。

 

初春的天气,明明没有那么冷,却感觉好像已经深入骨髓一般,刺的深处发疼。明明赶回来都没来得及吃些什么东西,却嘴里那么的苦。

 

黄少天看着王杰希弓着背离开的背影,叹了口气也不好再说什么。

 

 

之后的几日,王杰希处理完喻文州的事情,就一个人慢慢收拾家里的东西,手机除了黄少天和一切喻文州的朋友的电话,其他一概无视不接。自己许久没有回家,虽然喻文州并不是个生活邋遢的人,但是有些东西,还是习惯性的随手放,等回过头发现某些地方有点杂乱了,才会动手整理一下一部分地方。

 

每日每夜的紧闭房门,把自己关锁在自己和喻文州的小屋里,除了偶尔黄少天来敲门,王杰希从没踏出房门半步。倒是那只从喻文州离开时就一直在他身边的白鸟,从没有离开过,一直停留在家里,大多数时间都是在看着王杰希收拾东西,自己饿时渴时还会自己去翻东西,十分的灵性。

 

有时王杰希也会静静的坐在沙发上,看着白鸟自己笨拙的叼着一次性杯子,啄下饮水机的按钮。看着这副样子的白鸟,王杰希也会难得的露出些笑容。这些多半都是黄少天教的,每次他来敲门,白鸟都是扑腾着王杰希让他开门。黄少天每次开门也都会嘲笑王杰希一番,白鸟停落在王杰希乱成鸡窝的头发里,很是搞笑,王杰希也就敷衍笑笑,随后放他进来,让他跟白鸟去打闹,自己继续手头的事。

 

喻文州的东西不多,除了一些工作稿,大多都是些收集品,收集的都是两个人的东西,荣耀奖杯,比赛采访之后的合照,世邀赛时国家队一群人胡闹的一些照片,把有他们两的都挑了出来,放在了一本小相册里。还有一些就是退役工作后见面甚少时的一些约会吃饭的小玲小碎的票根。

 

正当王杰希正回忆着手中那张字迹已经淡的近乎不见的电影票是何时看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叮铃哐啷的响声,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声音终止了。

 

急急的走出房间,就看到黄少天捧着白鸟,无措的看着地上的玻璃碎片。“额……老王啊,不小心摔了你一个杯子,别介意啊。”

 

怎料王杰希丝毫没有顾及地上粉碎的杯子,从他手上接过白鸟,才发现黄少天的手心已经积起了一小摊的血。

 

黄少天也被这血吓了一跳,下意识想甩掉,抬手才反应过来,赶忙抽几张餐巾纸擦了擦,才想起来什么,“它受伤了,是这只鸟的血,杯子就碎在它的附近,快看看哪里破了。”

 

王杰希皱着眉头,没理睬黄少天的啰嗦话,因为在自己手结果白鸟的那一瞬间,就感觉到了不对劲的温热和潮湿。

 

 

又是折腾了小半天,兽医才在王杰希直勾勾的眼神下,放开了包扎好的白鸟,头上被盯出了一层薄汗。

 

黄少天早就让他自己回去了,吵得人头疼,自己一个人拿毛巾包着白鸟,开着车将它送到了兽医院。

 

兽医丢下包扎好的白鸟,就匆匆的跑了出去,被这人盯了那么久,浑身都不是很舒服,明明只是点小小的划破伤,这眼神好像要是吃人了一样。

 

听到身后关门声,王杰希才缓步走到小手术台前,微微低身看着躺在上面的白鸟,想伸手摸摸它的头,刚凑上去,白鸟就自己贴上了自己的手掌,轻轻的蹭着,又用尖尖的喙,戳弄着王杰希的掌心,惹得他一阵搔痒手微颤了下。

 

白鸟感觉到了他的小动作,又探头从他的掌心探出头来,观察他的表情。

 

王杰希才放下来的心,被着白鸟灵性的动作弄的百感交集,不禁皱起眉头轻咬着嘴唇。

 

不料白鸟更是灵性的站了起来,小蹦小跳的到王杰希面前,啄了下他的外套拉链,歪头疑惑的看着他。

 

白鸟单纯的动作让他整个人放松了下来,想伸手探探它的伤势如何,却又被白鸟躲了过去,把伤势藏在了身后不让他触碰,不过白鸟依旧是一副好奇探头的样子,没有丝毫的防备在里面。

 

“你真的很像他。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就想糊弄过去一切。”王杰希摸了把白鸟的脑袋,把它捧在了手里,出了兽医院。

 

后几些日子,王杰希没有再理房间,而是无微不至的照料着白鸟,过去了整整一周,才拆下了白鸟的绷带,拆绷带的那天,已经是喻文州离开的第20天了。

 

这天王杰希带着拆完绷带的白鸟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开车去了另一个地方。

 

这是他们上次约会的地方,喻文州说,他们两个太没有情调了,这么早就老夫老妻的样子,真的是要提前步入更年期了,所以就听了黄少天出的初恋情侣必去的一百个地方的“妙招”。

 

那天他们跟做任务一样,先去了电影院,后去了游乐场,再吃了一顿烛光晚餐,天黑后去了海边沙滩。

 

 

这么长时间,白鸟已经习惯性的会停落在王杰希的肩上,跟着他四处走动。傍晚的温度终究还是有点冷的,海边沙滩的温度更是比别处低了几度,赤着脚走在沙滩上,不但没有舒适柔软的感觉,反倒被冰冷的海水冲打的有些寒冷刺骨。

 

晚霞的阳光洒在海面上,成群的海鸟在水面上低低的飞行,耳边寂静的只剩下海水的击打声,海岸上只有他一个人,静谧凄凉。

 

王杰希和白鸟都定定的看着远处的霞光,仿佛是静止的一幅画一样。

 

终是王杰希先打破了静止的画面,把肩上的白鸟抱在了手上。

 

“我最不后悔的事,就是遇见了喻文州。”王杰希微微举起白鸟,洁白的羽毛在霞光下印的有些微红。“黄少天说的对,我不能一直这么落寞下去,这一定不是他想看到的。”

 

“我不开窍,负了他,没有照顾好他,我的错。”

 

“我过完这辈子,就去找他,如果他等不及了,让他来找我,早些去陪他也挺不错的。”

 

“我不想囚住他一辈子,你也一样,替我陪陪他吧。”

 

哗啦啦翅膀扇动的声音充斥着耳朵,一起盘旋在海上的海鸟不知什么时候掠过了王杰希的身边,王杰希微笑着看着海鸟齐飞的方向,松开了抱着白鸟的手,瞬间白鸟就随着其他鸟儿飞翔的方向,跟了上去。

 

白鸟相比其他鸟体型要小的许多,因为太长时间都是被王杰希抱来抱去的移动着,飞起来也是笨拙的很,飞的又低又矮还慢。

 

不知道怎么地,就让王杰希想起了喻文州以前讲起的训练营的他,笨笨的,用99.99%的努力去和别人不止是1%的天赋去拼搏。

 

大概是兴致使然,王杰希对着低飞的白鸟大喊了一声

 

“喻文州!”

 

放开的嗓子的喊声回旋在空寂的海上,不禁让王杰希又喊了一声

 

“喻文州!”

 

自己傻的痴情的样子大概是把自己逗笑了吧,以至于自己喊出去的第三声,带了点笑意的气声,还带上了句傻兮兮的表白。

 

“喻文州!我喜欢……”

 

“你”字咬在嘴里刚泄出点点气声,那只蠢笨低飞的白鸟,竟凭空化作了一大团羽毛散落了下来,大片羽毛中跌下来一个人,扑通一声掉进了浅海里。

 

太过熟悉的身形让王杰希根本顾不上那句还没说完的表白,快步跑进海里,拉住那个被海浪冲的颠三倒四的人,把他上半身拉出海面拽进怀里,才有时间震惊起眼前看到的一切。

 

被圈在怀里的人吐出了喝进去的几口海水,喘了口气说笑了起来,“我还以为我真的要变成一辈子的鸟了。”

 

王杰希感受着怀里温热的体温,抑制不住的笑了出来,手紧扣着怀里的人的手,眼睛一遍一遍的看着他的脸,恨不得把他的模样刻进双眼里,把他的人揉进身体里。

 

“都多少年,你怎么还没有学会游泳呢,喻文州。”

 

最后一缕夕阳下,两个热烈相拥亲吻的人,就算是再冰冷的海水,此时也再无暇顾及了吧。

 

 

 

 

 

喻文州离开时看的那本书王杰希送的书的扉页,其实被撕去了,喻文州没有看到,王杰希也忘记了,原本是有一段话的。

 

人的伤口若一天不结疤,便会从中飞出黑色的鸟。若是自杀,便会飞出白色的鸟,白鸟会飞到心上人的身边。

 

如果心上人三十天没有意识到这白鸟便是死去的那个人,白鸟便会消失,死者的灵魂永远无法得到解放。

 

如果及时认出来了,白鸟便会变回死去人的样子,既死者复活,两人会终生终世在一起,生生世世,轮回转世,都不会再分开了。

 

 

-END-


评论(5)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