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崎子猫

全职√
本命王杰希√主双苏
杂食,什么cp都会写,吃粮请注意cp⚠️√
禁转🚫√
更新看心情选手√

【王喻】史上最不靠谱的吸血鬼 下

(还没有给杰希投票的一定要记得去b萌投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懂怎么投票的大力戳我询问!!!)

Cp王喻

血族王x血猎喻



微草第一次全族人民代表大会

参与成员:王杰希,高英杰,许斌,柳非,刘小别,袁柏清等不超过十名单身贵族。

议题:怎样追求一个人类?

议题发表者:王杰希

议题针对对象:喻文州


“额……”

坐在圆形会议桌上的众人面面相觑,看着面前纸上的内容一时也不知道从哪里吐槽,不知道王杰希是认真的还是开玩笑的。

在左右高英杰和刘小别期待的目光下,身为微草中较为年长的人,只好清了清嗓子,先一步问道“那个……杰希大人,请问您是真的打算追求这个人类?”

王杰希挑起眉毛,满脸疑惑的看着许斌,本以为许斌是要出招,“不然我布置这些做什么?”

“可是他是个男人,还是个血猎,先不说追不追的到,就算真追到了,人类怎么和你长相厮守啊,人类的生命还是很短暂的。”

“把他也变成血族不就行了?”

“噗,咳咳。”本无心与会议的刘小别,听到如此直白的话也不禁倒呛一口口水,“大人,不是我说,既然那个人类会成为血猎,那铁定对血族没有太多的好感,自从上次被您亲过一次之后郁闷了三天,要是再把他变成血族,恐怕比杀了他都难受。”

“被我亲了就这么郁闷的吗?”王杰希摸了摸自己的嘴唇,感觉嘴型也不没有那么丑,“那你又是怎么他回去之后郁闷了三天?你和蓝雨有联系?”

“唉……”刘小别身边的柳非叹了口气,把头转向王杰希的反方向。

王杰希也是看到了柳非的小动作,微草家一向管的不严不松,只要不违反规则,外出都是不用自己批准的,“怎么?还有隐情瞒着我?”

“就是…前阵子认识了一个…蓝雨的小剑客……”刘小别桌底下狠拍了柳非一下大腿,看着王杰希直直的眼神,只好招供。

“那个蓝雨的新人?”王杰希记得蓝雨近期除了会长换代以外还有一个新人入选的事情,因为性格风格都和蓝雨的剑圣很是相似,两个人也经常同进同出,所以知晓的人也不少。

“是,那个叫卢瀚文的新人。”

“嗯……”王杰希一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的四指敲打着桌面,整个会议室安静得只能听得到木质桌面被敲打的声音。

“后天你去一趟蓝雨,就说是找卢瀚文,我和你一起去,顺便给喻文州带点东西。明天你打听一下喻文州的喜好是什么。我去一趟轮回,问问方明华一些东西,今天辛苦你们了,散了吧,如果还有什么想法随时可以告诉我。”

说完王杰希就消失在了座位上。刚离开,刘小别就拍桌而起抓着柳非的肩膀疯狂摇晃起来。

“柳非!就你动作多!气死我了,我好不容易和卢瀚文熟起来现在怎么办啊我!要是被喻文州知道了我跟卢瀚文的关系我也要凉了!”

“大人那朵高岭之花居然有喜欢的人了,方大人走之前还说他要单身一千年呢,结果一般都没到就已经开窍要追人了,方大人要是知道了会不会从狼人那边直接跑回来看戏啊。”

高英杰根本没把袁柏清的话听进去,只是抓着袁柏清的胳膊还没回过神来,毕竟他可是在下楼看到窗户里的全程的人。



毕竟卢瀚文也刚来蓝雨并不算太久,也没打听出多少,不过旁敲侧击了一下黄少天,总算知道喻文州喜欢吃白斩鸡。后天王杰希违背血族昼伏夜出的习性,起了个一大早去买了,虽然总觉得提着白斩鸡上门“提亲”总觉得哪里不对,不过目前了解到的也就只有这么一点了。

王杰希和刘小别一到蓝雨血猎协会门口,卢瀚文就噔噔噔的里面飞跑出来,老远一个起跳就挂在了刘小别的脖子上,刘小别也接住了他抱住免得他没环住脖子摔下来。边上的王杰希被他两熟练的动作看得一愣一愣的,给刘小别甩去一个眼神让他自己解释。刘小别收到王杰希质问的目光只好摸了摸头尬笑了两岁,倒是卢瀚文先声打破局面。

“小别哥,他是谁啊?”

“小孩子不要随便用手指别人。”刘小别赶忙拍掉了卢瀚文指向王杰希的手说,“这位是微草的家族族长,王……”

刘小别介绍还没说完,就被又一个从蓝雨里冲出来的人的吼声打断。

“王—杰—希—!”

黄少天是知道刘小别和卢瀚文的关系,刘小别向来也是待卢瀚文挺不错的,所以只要他们不过界,也就任他们去了。刚起床的黄少天就听到走廊上踢踏踢踏的奔跑脚步声,一路跑到楼下,就晓得刘小别这小子又来找小卢了,顺眼从三楼窗户往下一瞅。看到刘小别身后居然还跟着一个,王杰希?刚起床半个人还在梦里的黄少天瞬间清醒,不管仪容怎么样直接踏着拖鞋就飞奔下楼。

刘小别见黄少天怒气冲冲的跑过来就晓得大事不妙了。黄少天一手拉过还挂人脖子上的卢瀚文就甩到身后,整个人直直的往王杰希面前一站,虽然身高矮了一截,不过气势还是有的。

“王杰希!轻浮了我家会长还敢来蓝雨?你就不怕竖着进来横着出去吗!别以为微草和血猎联盟交情还不错就可以放肆了,我跟你讲不过你王杰希是哪个贵族哪位大人,欺负了我家会长,那就是我的敌人!还是说你欺负了会长还不够你还要对小卢下手?”黄少天对着王杰希一阵唾沫横飞,想想觉得还是不解恨转头把凶恶的目光投向了别上恨不得把自己藏地缝里的刘小别。

“好小子刘小别,我是见你对小卢还不错才不反对你们一起玩的,没想到你还想和王杰希一起欺负蓝雨。好啊,以后你别想再来找我们小卢,没门!没窗!没烟囱!”

“黄少你别生气,我不是我没有别误会,其实今天就是大人想来向你们喻会长道个歉而已……还准备了歉礼……”刘小别否认三连也丝毫没有让黄少天脸上的怒意下去半分,倒是看到王杰希手上拎的东西更是火冒三丈。

“白斩鸡?怪不得小卢前几天来问我会长喜欢什么,原来你们都通过气了?小卢我和会长待你这么好,我还给你私藏零食你就是这么胳膊肘往外拐的?”黄少天见卢瀚文想解释,一巴掌糊在卢瀚文嘴上不让他说,“你别解释了,我的心拔凉拔凉的,今天你们两别想见到喻文州,会长好不容易从上次的打击里缓过来,你们别想动什么歪脑筋,都滚滚滚滚滚”

也不等反驳什么,黄少天又气势汹汹的跑回去了,留下刘小别和卢瀚文面面相觑。看此情此景怕不是这一趟没戏了,结果一转头王杰希也不见了,八成是自己去找喻文州了。

唉,真的头大。刘小别抹了把脸,也不管王杰希跑哪去了,拉着卢瀚文跑街上去玩了,远离是非之地。


黄少天刚气冲冲的跑回蓝雨大门,就被转角处的喻文州吓了一跳。“会长你怎么在这?”

喻文州没想到会吓到黄少天,无奈的笑笑,“你的声音这么大,我在一楼食堂都听得见。提到了我这么多次,我当然要出来看看了啊。倒是你说我打击了这么多天,原来你心中的我这么脆弱的吗?”

黄少天连忙摆摆手否认“不是没有怎么会!就是想让王杰希内疚一下。”

随即黄少天也学喻文州那样侧靠在墙上,略带委屈的说“也亏你这么天真,真怀疑你是单身久了是个人都能心动,人家亲你一下你就喜欢上了,现在人家都找上门来了,你心里是不是高兴出花了。”

“没有啊,我现在可生气了。毕竟他之前还是耍了我好一会的。”喻文州没否认黄少天说的,只是随便打了个斜球。

“哼,你就气着吧,我看你是越气越心花怒放。”黄少天也不陪喻文州唠嗑了,毕竟他吃完了早饭黄少天可还没有,“我不管你了,被骗了可别再找我谈心。我只看到刘小别和小卢跑出去玩了,没看到王杰希,估计他自己来找你了,你就回房间等他去吧,我吃饭去了,饿死了饿死了。”

喻文州微笑着点点头,拍了拍墙上蹭的灰就上楼回房。果然不出黄少天的所料,自己房间床上坐着的,不是王杰希还能是谁。

不管贯穿着矜持的原则,虽然心里有点小开心,嘴上还会不能妥协的,“杰希大人大早上的来我们蓝雨是所为何事啊,事还没过去一周就出现在我面前,不怕我一气之下把你杀了?”

喻文州话音刚落,坐在床上的王杰希就瞬间移动到喻文州的面前,整个人欺压在他身上。只是这一次喻文州没有再唤出甩棍来反击。

“你的口气真大,刚坐上会长的位置就想杀贵族了?”王杰希双眸转变成红色,直勾勾的看进喻文州的眼睛,气场全开不过怎么看喻文州反倒是惬意的很。

“自然是杀不了的,我可打不过你,所以还是要看您赏不赏脸啊?”

“人类,你太过于自傲了,只要我想,我随时都可以在这里把你吸干,并且不会有任何争端发生。”

喻文州仿佛预料到了王杰希会这么说,抬手解开自己衬衫的两个纽扣,露出自己的颈脖,微微凑近王杰希。

“那就请便吧。”喻文州镇定的看着王杰希,脸上丝毫没有恐怖的模样,倒是王杰希的脸上露出了些许的惊讶。

“你怎么知道?”

喻文州露出了有些得意的表情,慢悠悠的解释道“最开始我受伤晕倒的时候,从你们一行人中唯独抓住了你,是因为你身上没有血腥味,而你的同伙们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一点,当时我以为你是血猎,和一些血族出来执行任务的。”

“其次,在微草的时候,你从进门之后就环视了我露出在被子外的全身,特别在绷带包扎的地方多视察了几眼,是在找有没有渗透出来的血迹。我起身的时候你把我强硬的按下也是因为怕有动作而伤口渗血,之后咬嘴唇那里你更是亲口说了出来。”

“甚至稍加打听一下就能之后,你救我回来的那天,不仅仅我是昏迷着回去的,连你也是。晕血的王杰希大人,请问你要如何在这里把我吸干?”

王杰希看着喻文州侃侃而谈地说着他丢人的秘密,不过反倒没有生气,倒是看着喻文州小得意的一五一十的阐述着他发现的一切,竟觉得这人更加的可爱。

“喻文州,你现在是第一个知道我秘密的人类。知道这件事的人,只有两个下场,第一个就是被我抓起来,关在微草,不让秘密泄露出去,第二个就是做我的男朋友……”

“做你的男朋友,然后天天关在你的床上,不让秘密泄露出去?看来我没得选择了,第一个太惨了还是选二吧”喻文州狡猾的眯起了眼睛,看着王杰希。

王杰希没想到喻文州会这么轻易的答应,一时竟有些心花怒放,虽然他下下策都已经想好了如果喻文州不答应的话就来强的,大不了就是在微草关着斯德哥尔摩,只是看来想多了。

“我喜欢你,喻文州。”王杰希紧抱住喻文州,九曲十八弯没想到只是一条直行线。

“我也喜欢你。”喻文州埋在王杰希的臂弯里,正享受着幸福感突然感受到脖子上被柔软的东西舔舐了一下,随后传来一丝刺痛。

“我的标记。”

喻文州感受着王杰希的舌尖一遍一遍的舔舐过自己脖子上应该是被咬了一口的伤口,不由得觉得有点好笑,孩子一样,刚到手就迫不及待的写上自己的名字吗?

“你不是晕血吗?还咬我。”

“没流血,咬下去就结巴了,吸不干你的。”王杰希看着自己的咬痕下血液流动着的动脉,突然凑在喻文州的耳边低声说。

“我吸不干你的血,不过在其他方面,我可以把你榨干吸光。”


-END-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