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崎子猫

全职√
本命王杰希√主双苏
杂食,什么cp都会写,吃粮请注意cp⚠️√
禁转🚫√
更新看心情选手√

【王喻】史上最不靠谱的吸血鬼 上

Cp王喻



血族王x血猎喻







大概世界没有比现在发生的更让喻文州觉得倒霉的事了。



在喧嚣繁华的城市灯光下,隐藏的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为了不引发社会的混乱,有一些世代继承下来的人,在热闹的表面下来守护他们所在的城市。



不过自从几百年前的一场血族与人类持续了近十年的恶战,血族也渐渐安分下来,一些比较大的血族家族也开始圈地自理,不再胡作非为,甚至和一些血猎开始了合理的交易,一同进行一些仿生血的研发。不过因为总有一些零散的游离在家族外的血族,没有牲畜或者仿生血的供给,渐渐失去理智开始伤害人类,以至于吸血鬼猎人至今都存在着,只是大多还是比较空闲,多半把血猎作为副业。



赫赫有名的血猎家族之一的蓝雨,正刚宣布了将要继任下一任会长给喻文州的消息,还未过几个小时,蓝雨的下一任准会长,恐怕就要横尸郊外了……





一向以谋略出名的喻文州,在近身搏斗和枪械的灵敏使用上并不是很出彩,更何况在已经落日许久的夜晚,相比在黑暗中更为强大的吸血鬼,普通的人类在体力,视力和敌人数量众多的情况下,劣势已经非常明显了。



喻文州近乎于被迫的情况下,爆发出了他有史以来最好的搏斗技能,不过也只是击倒了3,4只血族,意识到形式实再过于不理,不得不选择逃跑。幸好的是蓝雨平时的体能训练还是足够支撑他一段路,就是在高速奔跑中,几乎拉伸到整个腰际的伤口被一次又一次的撕裂,在失去体力之前,恐怕就已经失血过去而被身后追赶的血族抓住。



右手紧扣着腰际的伤口,但血液还是像不要钱一样的往外流,整个右手的手掌都被染红。



拨开又一片草丛,习惯了夜色的眼睛突然被面前的霓虹灯刺的有些酸痛,不知不觉劲都已经跑到了市区的边缘。喻文州内心里再三纠结之下,还是咬咬牙跑向喧嚣的人群中去。



虽然跑向人多的地方很有可能会暴露血族存在的秘密,希望这里能有暗中监视着的血猎存在,毕竟舆论也可以压下来的,如果自己死了话,之前一直努力被蓝雨会长承认的一切,就不复存在了。





视线里的霓虹渐渐炸成了烟花,匆匆来往的人群在眼中分裂成多个,在视角就要往地上贴之前,看到了已经分不清三五个结伴的人,在将要晕倒的瞬间一把拽住了走在最前面的个子比较高的人的领带。那个人被他拽的一个踉跄,习惯性的搀扶住了他。



“把我…带去…社研中心……”



喻文州交代完,就晕了过去,只是手还是死死的拉着领带不松手。



“你……”被他纠缠住的男人本还想问些什么,被搀扶在他腰上的手上的温热而黏稠的液体打断了话头,收回手才发现,自己的手也沾满了他腰上伤口的血,还沿着小臂顺势向下流向手肘。



男人瞪大双眼盯着自己的手不住的颤抖,他大小不一的双眼被显得更是奇异。杏仁色的瞳孔瞬间变成了鲜红色,然后和拽着他的喻文州一起



晕了过去。





“柳非姐,怎么办啊,两个人都晕过去了。”

“许斌帮忙处理一下那边的几个低劣血族吧,英杰,我们一起把他们扶起来走吧,这里人太多,要出事。”

“好,好的!这个人也要带走吗?他刚刚不是攻击了杰希前辈了吗?”



许斌击杀掉那些落荒的吸血鬼折返回来后,恰好听到了高英杰的这句话,不由得笑了起来。

“英杰你从到微草来之后,应该还没有见过王杰希受过伤吧。”许斌从柳非手上接过失去意识的王杰希,“王杰希一直有晕血的毛病,估计被刚刚自己一手的血吓昏过去了吧。”



“……啊?杰希前辈可是……血族啊?”高英杰把喻文州的一条胳膊搭在自己的脖子上,还没扶稳,听到许斌的回答震惊的放开了手,喻文州又被摔回了地方,不放的手还又拽了一下王杰希的领带,让扶着王杰希的许斌拽的一个踉跄。



“嗯咳……”被摔的不轻的喻文州好像压到了伤口,不自主的痛吟一声。高英杰连忙连连道歉,然后把喻文州再次扶起来。在触碰到对方的身体的发现他身体已经开始发烫,可能是失血再加上伤口感染开始发烧了。



收到许斌的眼神示意,迅速把喻文州改扶为背,利用血族天生的极佳的体质,快速的向微草的本营赶去。







等喻文州缓缓醒来,才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华贵的房间里。自己身上残破沾满血污的衣服也已经被换下,床头柜上放着自己戴在身上的东西和血猎的印戒。



“…唔”虽然腰上的伤口已经包扎,但坐起身来的时候还是有些疼痛。发现自己身上睡衣上的暗徽,才明了自己是刚从一个狼窟逃脱又撞入了另一个虎穴。



草绿色的刺绣睡衣的衣扣上,是血族中数一数二的贵族群,微草的家纹。



喻文州轻轻抚摸着感受着袖扣精致的镌刻,不禁有些好笑,上面的人为了不让这些罪恶的血族不作恶,到底砸了多少钱进去,一个个过的比人都精致。



吱咔——门被缓缓推开。喻文州认出了进来的就是之前自己晕倒前看到的那个人,从衣着上来看,应该是微草家地位不低的人。



“你……”



“你别动。”王杰希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床上的人,紧皱着眉头,把喻文州和他周围检查了一遍,才松开了紧皱的眉头。“我不想看到血,劝你不要乱动,要是你伤口渗出一点点血,我就把你从这里的窗户丢下去。你现在是在我的地盘上,是死是活全由我来定。”



喻文州被王杰希的一席话说的有点蒙,一时竟不知道他这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一边安抚自己一边恐吓自己?



“你,是血族?”



“微草家族现任族长王杰希。没想到现在血猎协会蓝雨随便就把会长继承给了一个连血族都分不出来的小菜鸟了吗?”王杰希见喻文州傻愣愣的样子,还问了个一见便知的问题,心底下默默盘算着会不会是傻了,可是柳非说也就腰上的伤重了点,没有提到有伤到脑子啊,要是真傻了,血猎协会又要跟他烦了。



“只是你身上没有血腥味而已,有些疑惑。”喻文州轻咬下嘴唇,对于王杰希说的“小菜鸟”心里几乎瞬间就暗暗反驳,只不过自己的确是不擅长战斗。



喻文州并没有得到王杰希的回答,而是下巴被冰凉的手紧紧扣住,嘴唇被顽恶的大拇指轻轻按住,指尖抵上了自己的牙齿,温热的嘴唇被冰凉的手指激的浑身一颤,迟钝一秒才反应过来,挥手想拍掉王杰希无礼的手,却被王杰希另一只手紧扣住手腕,微长的指甲压在自己手腕的动脉上。



“你想做什么?你们血族还有这种嗜好?”最脆弱的地方被人掌握在手里,不敢多加反抗,怒瞪着王杰希,等他一个合理的解释。



“没,只是想提醒你,别咬嘴唇,我讨厌血。”王杰希无视喻文州微怒的视线,视线从他不知是愤怒还是羞耻而微红的脸上,移到自己拇指下柔软鲜红的嘴唇,用手指又轻轻的按压了几下嘴唇。



“你!”喻文州也不顾自己的命脉在对方手里,另个没有被制服的手狠狠推开企图还想再贴近自己的王杰希,随即用袖子用力的擦拭自己的嘴唇。



“我没……”



王杰希好像也意识到自己刚刚逾越了,正准备解释,就见喻文州迅速的从桌上拿起印戒戴上食指,翻身下床,一根手臂长的银质甩棍凭空甩出,飞速冲到王杰希面前,甩棍横抵在王杰希的脖子上将其压制在身后的窗户上。



王杰希背撞在窗上,震得玻璃都碎了一块,窗外楼下也响起了几声尖叫。王杰希依旧表情平淡的看着被自己惹恼到的人,不知怎么反倒是愉悦的勾起了嘴角,不顾特质的银质甩棍在自己肩上留下灼伤的痕迹。



“有什么好笑的。”



“人类很有意思。”王杰希左手抓上甩棍将其微微拉下,右手按住喻文州的脑后,微微前倾在喻文州唇舌轻轻落下一个吻,舌尖快速的扫过对方因震惊微张的牙齿,“人类脸会红,嘴唇也有温度,很可爱,也很…舒服。”



“哐当”甩棍脱手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王杰希像是很欣赏喻文州此刻的表情,又在他额头印下一吻,留下一句话随机消失在了原地。



“剑圣来找了你,回去好好养伤吧,我还会再找你的。”







“会长!”蓝雨的剑圣黄少天破门而入,却只看到喻文州一个背对着门坐在床上,喻文州的甩棍还滚落在房间的角落。



“文州你没事吧?王杰希那家伙有没有伤你?我怎么刚来就听到许多尖叫声?诶这玻璃怎么破了,你们打架了??”黄少天一走到喻文州的身边,就摆弄起他的手脚看看有没有哪里受伤。



“别看了,我没事。”喻文州在黄少天就要掀起自己衣服的前一秒拉开他的手,“我没在微草受伤,是被微草救下的。”



“啊?看来王杰希没有我,我还以为是他们抓了你故意骗我们是救了你的。那快走吧,继任仪式都推后了好几天了,魏老大都快急死了。”



“可是我初吻没了。”



“……什么?”黄少天仿佛被按了暂停键一样停在了原地,虽然他们从小关系好有时候会八卦这些事,但是这个时候冒出这个字眼。



“我被王杰希亲了……”



“我靠!?”



-tbc-

评论(1)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