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崎子猫

全职√
本命王杰希√主双苏
杂食,什么cp都会写,吃粮请注意cp⚠️√
禁转🚫√
更新看心情选手√

【韩叶】一如既往

据那些后来人说,霸图队长韩文清,不仅是脸张的是一副凶相,脾气也不太好,把人揪起来可以骂上三个小时,真气起来都不晓得会不会打人,很是恐怖。

 

但这些都是后来人的胡乱猜想,或者是训练营那些毛还没长齐的小屁孩一传十十传百的,给韩文清凶相的外表更是蒙上了一种夜叉的凶恶感。

 

但其实霸图战队内部并没有觉得韩文清很凶,只是觉得过于严肃,不过也没办法,韩文清一向是以理服人,把你的失误揪出来,然后一番教导,无法反驳。也没有外面流言传的有教导三小时那么就,不过也至少有一个人小时,有的时候运气好的话,可能是队长站着,队员坐在电脑前闷着头不敢吱声唉训,如果被单独揪起来,那恐怕不仅要被训一顿,还要从头站到尾。

 

有次战队的预备队员小声八卦韩文清说他教训起人来滔滔不绝的样子也颇有黄少天风范的,就是比黄少天凶了不知道多少倍。

这时恰巧被折返回去拿韩文清落下的东西的张新杰听到了。

两个嚼舌根的预备队员瞬间哑了声,正副队长之间是出了名的关系好,不知道张副队回头会不会给韩队打小报告。

就在他们左思右想要不先出生道个歉,以示态度诚恳,说不定可以拉拢张副从轻发落。结果自己嘴还没张,反倒是被张新杰先抢了话头。

 

“你们觉得现在的韩队很凶吗?”张新杰拿着韩文清的外套,定定的看着他们两,也没接着走。

 

两个小队员一下子懵了,张副队这是也要,八卦的意思?还是说是钓鱼执法?不过偷偷瞄一眼也没看出张副队脸上表情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张副队的问题也不是特别尖锐,模棱两可回答一下吧。

 

“有一点……感觉平时很严肃,表情也凶,教训我们的时候更是……”小队员声音越说越低,慢慢移开视线不敢和张新杰对视。

 

“那你见过他真正凶起来的样子吗?”

 

“啊……?”小队员有点面面相觑,合着韩文清平时的发火都不是发火吗,还是有人真的触碰到他的底线了,哇想想都觉得恐怖。

 

张新杰看着两个小队员一改之前畏畏缩缩的样子,两双眼睛里就差写个八卦二字对着自己,抬手看了眼手表。因为明天有和轮回的练习赛,所以今天为了保持心态特意给了点福利提早放了训练,时间也挺早,张新杰也就拉过一张椅子给他们慢慢讲了起来。

 

 

“其实时间也没过去太久,说早不早说晚不晚,也就是第六赛季的事。

从第四赛季开始,嘉世的走向就一路下滑都是有目共睹的,明眼人总能看的出来问题不是出在叶修身上,但是总有一些脑残粉,只会片面当做全部,把锅全部丢给了叶修。认为他们一向信仰的斗神就要陨落了,真是难过,那些病态的人,就会把难过发泄出来,泄愤一样。慢慢的,每次嘉世无缘冠冕的时候,场上的唏嘘声渐渐与加油齐平,甚至有些过分的粉丝凭借一些歪门邪道弄到了会馆后场的进入资格,

直到第六赛季的全明星周末,我和队长本来打算趁着第一天结束时带上队里的人出去走走,结果还没决定好要去哪里,隔着休息室的门就能听到门外传来一声沉闷的哼声。我本想让队长在里面等着我出去看看是谁,转眼看去韩队已经冲了出去,我也就跟着他一起出去,结果就看到了惊人的一幕。”

 

“叶神……受伤了?”两个小队员腿挪了两步,离张新杰更进了点,张新杰也没介意,推了推眼镜继续说。

 

“是的。叶修前辈就背靠在走廊的墙上一手扒着门框,一边勉强的站立着,雪白的墙上有一条刺眼的血液的痕迹,叶修不远处是一个装满了沙子还有小石子的塑料矿泉水瓶,叶修的额头也红了一块。我有点讨厌血,所以就没有上前,韩队上去把叶修扶着,让他先坐在地上,看了看他的前额摸了摸他的后脑勺又问了几句,不知道说了什么,叶修好像还没有缓过来只是摇了摇头,应该是瓶子的冲击让叶修止不住的后倒后脑勺撞到了墙壁,前额被瓶子砸了红肿的地方开始流血,虽然流的血不多却是顺着左眼,只能左眼闭着看起来很严重。”

 

“啊,伤的是头啊,不管大伤小伤伤头上都很危险啊。”

 

“嗯,所以我本打算立刻叫救护车,但是被韩队制止了,他知道叶修不想让自己暴露,如果叫了救护车这么大的动荡肯定会惊扰到媒体,只好让主场战队的队长找辆车把叶修带去医院。韩文清嘱咐了他们一些,就目送着他们扶着叶修离开。我本来还好奇着韩队居然没有一起跟着去,下一瞬间,韩文清就转身冲向了那个被霸图其他队员拽住的那个激进粉丝,我才意识到不对劲,幸好我离那个激进粉丝比较近,先一步拦住了韩文清,我的动作才让一些还懵在原地的其他战队的人清醒过来,纷纷过来拦住韩文清。”

 

“这个粉丝是真的过分!韩队揍他一点都不为过!”

 

“你们这就是小孩子心性了,如果韩队打了那个粉丝,韩队自己也是有伤人的过错的。不过那时候的韩文清,睁个眼睛都气的通红,我一开始拦的拿一下都差点没拦住,冲力把我的眼镜都撞飞了出去。虽然韩队平时凶也很少会吐脏,那个时候我估摸着韩队应该是把这辈子会的所有的脏话都骂在了那个人的身上。要不是有人拦着他,恐怕那个粉丝就会躺在重症监护病房了。”

 

“什么重症监护病房?”

张新杰刚讲完一段,训练室门又被推开,话题的主角就站在门口直视着他们。

 

“韩…韩队。”两个八卦的脸都快贴到张新杰脸上的小队员,吓得脚一蹬,电竞椅滑出去一米远,结巴的打招呼。

 

“没什么,讲讲以前的事而已,我们走吧。”

 

张新杰把拉出来的椅子又规整的推回原位,正想赶上韩文清的步伐,衣服就被拉了拉。

“张副队,那年的那件事,韩队是怎么在一瞬间就知道,门外的闷哼的声音是叶神的啊……”

张新杰顿了一下,突然微微笑了下,指了指训练室的窗帘,然后撇下一句话就转身走出了训练室。

 

“你看看窗帘外面就知道了。”

 

两个小队员有点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只好乖乖的一起去掀开窗帘,看看窗帘外面到底有啥真相。

 

 

 

窗帘外,霸图俱乐部门前,第十赛季退役之后就没了踪影的叶修叼着根烟,坐在门口的阶梯上,手里拎着韩文清的印着霸图图标的运动背包。



-end-

评论(1)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