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崎子猫

全职√
本命王杰希√主双苏
杂食,什么cp都会写,吃粮请注意cp⚠️√
禁转🚫√
更新看心情选手√

【王喻王】今天的高英杰也被不一样的王杰希吓的不轻

cp:王喻王无差,几句话刘卢

猫杰希和鱼文州  少数人类会返祖成各种动物的私设,系列小短篇见tag


刚结束夏休期,微草的队员都拖着还灵魂未归位的身体回到了俱乐部里,刚开始训练的前两个礼拜,日常训练结束之后,队员脑瓜子都是直接放在了桌子上,整个人瘫在了电脑前。

其中最为作死的莫过于刘小别,可能是夏休期跟卢瀚文玩傻了,不知道刘小别怎么弄到蓝雨正副队长的同意,让卢瀚文来b市玩半个月,那时卢瀚文几乎天天住在刘小别家,虽然夏休期队员都在家,但是不免也有住的比较近的,逛逛超市都能看到小别和卢瀚文两个人并肩着打闹着,看得人不明原因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随后转身离开他们方圆十米。

或许是卢瀚文给的刘小别胆子,微草训练室出现了第一个蓝色的,还是蓝雨色的,更是蓝雨队员的,肯定是卢瀚文的周边同人抱枕,被刘小别拿来训练后枕着睡,结果没有存活过三天,就被队长王杰希两眼一眯,看着抱枕沉默了五秒,然后抬眼对着刘小别一瞪,随后没收了抱枕。虽然只是看了看,但是王杰希身上的气场配合的绿蓝两色的对撞,总会让人误以为是怒气前的爆发。

再就是柳非眼罩的,袁柏清的usb小风扇等等之类的,一番整改过后,第三周才终于步上了正规,有了点认真训练进入状态的样子。

不过一向乖乖的不用王杰希操心的高英杰却敏锐的观察到,队长有点不对劲。


嗯……具体哪里不对劲其实高英杰也说不上来,总觉得一个夏休期过来整个人气场都变了。以前队长给人的感觉最多是严肃和敬重,然而现在的队长更多的是生人勿近的感觉,而且除了必要的一起训练的时间,也很少会搞突击检查,仿佛就是……

不想再管他们的感觉?

“什么!!!”

高英杰被自己的脑洞吓到震惊到立刻站了起来,不知不觉中已经惊呼出声。回过神来才发现,整个训练室的人都转过来看着自己,王杰希的眼神中更是无解还带了一点……不耐烦?

完了,队长已经对我们放弃了吗?是我们最近的表现不好让队长感觉没有希望了吗?队长第一次对我露出不耐烦的感觉以前明明是就算再惨烈的训练结果,队长也会耐心的指出缺点和提出建议,今天居然我的这点动作就……


队长不爱我们了……


得出最终结论的高英杰无力的坐在电竞椅上,双眼无神的看着因为刚刚的出神而惨烈牺牲的木恩,脑内的高速运行和令人惨绝人寰的结果令他此时此刻的心情犹如坠入深渊的人,虽然还没有落地身亡但是最终结果也一目了然。

高英杰僵硬的看向四周,最终决定还是敲了敲对面许斌的桌子想跟他分享一下这个惊人的推断,全微草除了队长就属他最稳重,这种关键时刻不能让这个消息散发出去,要找个值得信任而且靠谱的人一起携手解决这个致命难题。

然而高英杰手伸出去还没敲第一下,就听到“咕噜”电竞椅下滑轮滚动的声音,王杰希站了起来,在众人的目光下走出了训练室。

全场安静了一秒,之后开始就近小声八卦了起来。王杰希从来都不会是训练期间会离开的人,就算是要离开也肯定是因为一些重要的人会提前通知队员或者是经理直接来训练室找他,这种不打一声招呼就离开的,好像是第一次吧。


完了……

高英杰现在整个心拔凉拔凉的,呆呆的看着训练室缓缓关上的门,狠一狠心,收回想要敲许斌桌的手,起身也跟着王杰希走了出去。

高英杰环视了走廊刚好看到王杰希关上了队长办公室的门。

止不住的脑内幻想又开始旋转起来,队长会不会是觉得我们太吵了还是办公室安静些?还是队长要准备裁员了赶出那些调皮不听话的队员?完了完了刘小别要凉,不对不对,会不会是队长要……

晴天霹雳……

脑洞如同拉不住缰的野马堵不住嘴的黄少天一样滚滚而来,高英杰三步作两步,快步走到王杰希的办公室前,咚咚咚就是敲门三下,从来没有一次高英杰敲门这么干脆果断过…

安静持续了十五秒,门内一点动静都没有……

队长已经连开门都不愿意了吗?难道真的已经心灰意冷了吗,只是刚开始训练两个礼拜有点心不在焉而已嘛,怎么就这么生气呢……

高英杰越想越委屈,再敲门三下,等了十五秒还是没有动静,干脆深吸一口气,豁出去了直接推开了办公室的门,队长两字还没吐出来,就又咽了回去。

王杰希身后的窗户每个都开到了最大,桌上的文件都已经早有预料的用重物压着,初秋的风吹的趴在桌上小憩的王杰希的头发胡乱的飞,几乎半张脸被两鬓微长的头发给挡住,恰到好处的阳光懒懒的洒在王杰希的半身上,微风暖阳和小憩的人,画面意外和谐的很。

原来队长不是在生气而是太疲惫想睡觉啊……回忆了一下最近发生的几件事情好像是这么一回事至少逻辑顺的通。不管真相是不是这样,至少内心稍微安慰了些许,高英杰长叹了一口气,不知不觉中从开门到现在都一直紧张的憋着一口气,回过神来发现有些憋的慌。

放轻脚步的走到王杰希身后给他把窗户关上一半,探头偷偷看了王杰希一眼,皱着眉一脸疲惫的睡相果然最近心情不好是这个原因。看着已经将近黄昏,还是决定给他拿条毛毯来防止早秋的风把人吹感冒了。

走向门的途中突然发现王杰希在办公室的鱼缸里养的两条小丑鱼一条都不见了,高英杰疑惑的凑近仔细端详了下,才发现两条小丑鱼都躲在海葵里一动不动,反倒是一条银色的鲤鱼悬停在鱼缸的正中央,仿佛霸占着整个鱼缸的拥有权一样。

高英杰疑惑的想了想,他印象里好像队长一直是养的两条小丑鱼什么时候加了条鲤鱼?而且养小丑鱼和荧光海葵的鱼缸一直都是恒温的,不知道在里面养鲤鱼会不会热死?

不过鱼还在就好,说不定队长就这几天临时养着过几天分缸罢了。随后也不做多考虑开门出去给王杰希拿毛毯。

微草一直都有个接待室,大多都是接待一些赞助商或者媒体的,里面经常会备着一些可能会需要的东西,接待室也就和王杰希的办公室隔了一个楼梯间,所以往返一下也没花太多时间。然而高英杰回到王杰希办公室的时候发现王杰希已经不在了,英杰又开门看了看走廊没有看到离开的王杰希,捧着手里的毛毯感慨队长的行踪果然还是不可预测,不过毛毯拿都拿了还是放着吧,估计队长可能回训练室了,发现自己不在的话毛毯至少也是个自己去干嘛的证据,即使王杰希肯定不会怀疑自己的。

然而高英杰走到桌子边上才发现,王杰希的沙发椅上,居然睡着一只黑猫,蜷缩在椅子的中央,身体随着呼吸微微起伏。高英杰更纳闷了,自己短短去接待室的一点点时间不仅让队长溜了还捧了只猫放自己办公室???

不过也没时间考虑太多回去训练要紧,就把毛毯放在了办公室一旁的木沙发上就匆匆跑了出去。在高英杰前脚出去的时候,黑猫在后一秒也睁开了眼睛,晃了晃尾巴。

黑猫用爪子抹了抹自己的脸,然后两爪前伸压低身子伸了个懒腰,轻松一跃跳到了桌子上坐下,虎视眈眈的看着一边的鱼缸里的鱼。

里面的银色鲤鱼也对着黑猫悬浮着不动,只有鳃的张合证明这鱼还活着。

场面静止了十秒,随后被鱼吐的一个泡泡打破了平静,然而黑猫还是紧紧的盯着鲤鱼不知道是想吃了它还是吃了它。鲤鱼又接连吐了两个挺大的泡泡,泡泡上浮水面破裂开来,发出“啵”的一声。

黑猫起身几步走到桌子边缘,轻盈的一跃而下,然而落地的并不是那只黑猫而是一双人类的脚,不知什么时候王杰希又站在了那里,只是褐色的头发里不难看见的竖着一对黑色的猫耳。

“你能不能说人话。”猫化成人的王杰希俯瞰着鱼缸里的鲤鱼自言自语的说。

“啵~”鲤鱼又吐了两个泡泡,然后消散在水面上。

“你……”王杰希皱起了眉头,两指快狠准的伸进水里捏住鲤鱼的尾巴,把它从水里拎的出来。那鲤鱼也不见挣扎好像完全没有自己已经脱离水的觉悟。

“你……能不能不要再吓我的鱼了,它们都躲在海葵里不敢出来,在小小的鱼缸里宣布主权,你幼不幼稚。”王杰希继续自言自语。

手里的鱼扇了扇鱼鳍,依旧没有反应。

“……你去死吧。”王杰希抬手把鱼超窗外丢,结果还没出窗外,就从鱼变成了活人,完好的坐在了王杰希的沙发椅上,笑盈盈的看着他。

“乱发脾气是不好的,虽然我知道你这时候返祖作息日夜颠倒很难受,但是也不能拿我发脾气啊。”坐在沙发椅上的,就是微草的宿敌蓝雨的队长喻文州。虽然两人在媒体表面上老死不相往来,微草和蓝雨相撞恨不得撕的翻天覆地,和隔壁霸图和叶修不相上下,不过两个人其实私底下是一对情侣。因为这个消息一旦传出去很可能会引发一场联盟爆炸,所以这个消息很少有人知道。

“明知道我返祖那你还来干什么,不怕我吃了你吗,返祖的时候食物链也是还原的。”

“就是知道你返祖才来的啊,每次你返祖都心情烦闷,这次推延到了夏休后,我肯定你会吓到微草的小朋友的。”

“你来给我当出气筒?自身难保吧你。”王杰希看着沙发椅上完全不知自己处境如何的自家恋人,之前他还是黑猫的时候看着鱼缸里的喻文州就有一种无法言喻的饥饿感,近乎忍不住的时候才变幻成人,因为休息不够还消不下猫耳,虽然在没人的地方他也不介意就是了。只是现在喻文州还在自己面前得意的晃来晃去,着实忍得难受,不得不背靠着桌子,背着身不去看喻文州。

“杰希。”喻文州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温软的声音更加搔弄着王杰希。

“怎么了?”

“你的这里,为什么是鼓的?”喻文州不快不慢的吐出一句令人浮想联翩的话,句尾的语调都止不住地上扬,停顿了一下才接下后半句话。“是尾巴收不回去吗?”

熟知喻文州套路的王杰希知道他肯定藏了半句话,就在觉得果不其然没有上当受骗的时候,一瞬间电流一样的快感瞬间从身后蔓延到头顶,全身不住的一个激灵。

喻文州刚从恒温的鱼缸出来没多久,温度异常的高的指尖戳上了王杰希尾椎上鼓鼓的蜷缩着被衣物包裹住的尾巴。

尾巴本就是猫身上极为敏感的部位,更何况还是被恋人高温的指尖戳弄了尾巴根部,全身的欲望被瞬间点燃,喻文州的指尖还没停留在尾巴上一秒,王杰希就变回了黑猫,灵敏的一跃上桌子,一蹬脚扑向喻文州怀里。喻文州条件反射的接住了飞来的黑猫,立刻,黑猫又变回了王杰希,只是这次不仅仅猫耳猫尾没有收回去,连瞳孔也收缩成猫瞳,极近距离看着被自己压在沙发椅上的喻文州,温热的呼吸吐露在了喻文州的脸上,甚至鼻尖都顶在了一起。

“是你自己的点火的……”王杰希手紧揪着喻文州的衣服,粗喘着气看着依旧气定神闲的喻文州,压抑了许久的欲望几乎要破壳而出。

“我都留在这了,你还在担心什么呢?”

透过喻文州的眼睛,王杰希看到一脸急不可耐的自己,不知道是返祖带来的食物链的食欲,还是恋人近在眼前挑拨自己的情欲。

反正,该吃就吃呗。


-end-


评论(4)

热度(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