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崎子猫

全职√
本命王杰希√主双苏
杂食,什么cp都会写,吃粮请注意cp⚠️√
禁转🚫√
更新看心情选手√

【叶喻/21h】抱抱熊和华尔兹(end)

叶修2018生贺,原著向

8000字一发完

HE

下一位 @咻咻底家啦 


 

“我回来了。”

喻文州轻轻的关上门慢慢的松开门把,向屋里看了一眼,只有客厅里还有微弱的光在闪烁着,液晶电视上的游戏画面定格在那里,从电视柜里拖出来的手柄线一直延伸到中央的绒毛地毯上。

嘴角微微上扬着笑,小心翼翼的脱了鞋放好,放轻声音走到客厅里。果不其然,一年前还带领着国家队横扫国际邀请赛,两年前带领着新队近乎不可思议的斩下第十赛季冠军的叶神叶修,正毫无防备的躺在毛绒地毯上,枕着巨大的等身抱抱熊沉睡着。

喻文州把半搭拉在沙发上毛毯拿起抚平重新盖在叶修的身上,随后把已经在叶修手臂上缠绕两圈的游戏手柄的线解下来放回原位。看着模样,恐怕又是趴在抱抱熊的肚子上躺着玩游戏主机不小心睡过去了吧。

等把一切收拾完毕之后,总算也坐在毛绒地毯上,拿出笔记本电脑,靠在抱抱熊的脑袋上,继续之前在蓝雨俱乐部还没有完成的工作。

 

今年是喻文州喜欢叶修的第十一年,和叶修在一起的第五年,同居的第二年,第八赛季叶修突然退役的事,让喻文州过了一段至今为止生平最不平静的一段时间,从第二赛季暗恋上叶秋,都一直保持着远远望着就好的想法,为他夺得三连冠而高兴,也为他因嘉世成绩初见低落背上骂名而难过,从始至终都坐在选手席的一边,微笑的看着他脸上的喜怒哀乐,便是幸福了。

第八赛季的变故仿佛在告诉着喻文州从此他远远观望的机会,都将要没有,在从黄少天那得知了叶秋的所在地之后,第二天晚上就连夜坐飞机赶往兴欣,站在嘉世的门口,隔着一条马路,看着兴欣前台的叶秋,然后在天将亮的时候再赶回去。

身为队长蓝雨的事务本就繁忙,只得每周来看一次,每次都是一样,站在远远的,把那个人看进心里。

不过叶修也不是傻子,每周总有那么一天,一个人直直的杵在那里,看着兴欣网吧,看身材也不是那种想要进网吧但又没身份证的小学生,想个雕像一样站那的人,不可疑才怪了。

所以在第五次,喻文州抵达嘉世门口的时候,看向兴欣里面却没有见到那个理应坐在前台的人。喻文州疑惑的皱起了眉头,左右晃了晃,确定叶秋的确没有在吧台的某个角落,心想会不会是生病请假了?或者是其他什么事情耽搁了?喻文州戴上帽子,把围巾往上拉了拉挡住半张脸,正准备迈出脚进店询问一下的时候,脖子上的围巾却被轻轻的扯了一下。喻文州回过头,看到了穿着一件单衣手里还夹着烟没点的叶秋。

“我说喻文州啊,你每天站在这里偷窥哥,是不是对哥有所企图啊?”

 

就算是笔记本的薄膜键盘,敲打的声音还是惊扰的了浅眠的叶修。叶修眯了眯还有些朦胧的眼睛,看了眼喻文州的方向,然后又闭回了眼睛,蠕动着自己刚睡醒好似没有骨头的身体,整个趴在了抱抱熊的身上,然后一手怀上了喻文州的腰,头抵在喻文州的大腿上,又一动不动了。

喻文州轻笑了一下,把腿上的笔记本电脑放到一旁,轻轻抬起叶修的脑袋让他更舒服的枕在自己的大腿上,一边摸着叶修的头发低声问他“醒了就等会再睡吧,睡地毯上对脊椎不好,饿了吗要不要吃点东西?”

“嗯……”叶修扶着喻文州坐起身来,和喻文州交换了一个吻,然后放开文州让他站起来走向厨房。

“文州,最近蓝雨很忙吗?”叶修把抱抱熊也扶起来,让它靠在沙发上,自己一手抱着抱抱熊的一只手臂,拿出手柄继续之前没有打完的游戏。

“有点忙,又快到选拔新一批的训练营的新人的时候了。”

“那你……”

“我还想继续。”

叶修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喻文州抢先了回答,叶修越过沙发椅背,看向厨房围着围裙背着他正在料理东西的文州,从沙发边上的小桌上的罐子里掏出一个棒棒糖叼在嘴上。

“不要勉强自己,尽力就好。”

液晶电视的光打在叶修的脸上,明明暗暗,叶修微微皱着眉,把嘴里的棒棒糖换到左边又换到了右边,两个腮帮子鼓起又憋下去。

“我会的。”

 

九到十年为一个阶段,一般一个职业选手的职业生涯大多数都是十年左右,除非是一些比较年轻就已经步入职业的人,如今已经转瞬间是第十二赛季了,网上的舆论也都在猜测,最开始辉煌的那一代人,是不是要陆陆续续的开始退役了,也有人在推测,一向手速并不是在职业联盟中的上游人,但是脑子却是联盟中的佼佼者的喻文州,会不会是史上在联盟里活跃最长的人,有人甚至猜测或许他可以坚持十五年二十年。毕竟对于职业选手来说,手速是最大的问题,年龄会让手速减退,喻文州的手速虽说是短板,但是他的聪明能弥补这一点,所以推测他是联盟里最不怕手速减退的人,自然也有可能是联盟里坚持时间最长的人。

 

不过……

 

“队长队长!他们真是太可恶了!一个练习赛而已,居然打的这么狠,明明就是上个赛季冒出来的新队,居然这么嚣张,还没开打就先嘲讽!没有叶修的技术反而有叶修的脾气了,现在的年轻人真的是越来越嚣张了!要是放在三四年前,我一个人就能一手捏一个队!现在的人真的是,手速快就了不起啊?就只知道用手速压制蛮干,一点头脑和意识都没有,真的是太差劲了,活该输的这么惨!”和一个新队约的练习赛刚结束,黄少天就气得直接摘下耳机砸在了桌上,一边拍着桌子一边怒斥着这个约练习赛的新队,越说越气,等停下来的时候才发现坐在自己隔壁的队长从比赛结束之后就一直一动没动。

“队长队长你在听吗?队长你怎么了怎么不回我话啊?”黄少天把手在喻文州眼前晃了晃,才把出神的喻文州晃了回来。“队长你怎么了啊,最近老是出神这可不是我发现的第一次了,虽然你是队长但是你也不能随便开小差的以前每次我开小差你都要把我揪出来,一点搭档爱都没有,气死我了,隔壁新队要气我你也气我,哼!”

喻文州带着歉意的冲黄少天笑了笑,然后默默把左手放到桌子底下,右手佯装是要打开比赛录像查看。不过黄少至少也是和喻文州做了十年的搭档了,喻文州的一点不对劲还是看的出来了。拉掉喻文州右手握着鼠标的手,把他的电竞椅转过来对着自己,拉出他藏在桌下的左手。

从练习赛到现在,起码已经过去了五分钟了,但是喻文州的手还是保持着最后敲下键盘的样子勾着手指,止不住的发抖。

“你!你你你!你手抽筋为什么不说!你知不知道我们最重要的是什么?上几次练习赛你没有马上复盘是不是也是因为这样!队长你不会不知道用手过度会怎么样么!你用手过度还不说,你!你真的是要气死我了!小卢!小卢找队医快快快快快!”

 

“我回来了。”

“文州?你今天回来的真早啊。快快快,救命,噗”

喻文州听他话里带笑的声音,估摸着又是在恶作剧什么的,把鞋放进鞋柜之后,走向声音的发源处。就看到一个大字型仰躺在地毯正中央的叶修,身上压着那个等身抱抱熊。

“文州快救救我,我快被抱抱熊压死了,呃儿…”叶修向文州“艰难”的伸出一只手,然后又“无力”的垂在了地上。

喻文州一手拎起抱抱熊的耳朵把它从叶修身上移开丢在了沙发上,然后坐在沙发上看着叶修爬了起来也坐在他身边。

“被发现了?”

叶修拉过喻文州的左手,放在手心里轻柔的揉捏着。

“嗯,今天来约练习赛的新队,都是手速狂人,不得不跟着追手速。”

“即使是以后可能会落下后遗症,也不惜去坚持吗?”叶修没有抬头,声音轻轻的,认真的给喻文州做的手操。

喻文州看着叶修头顶的发旋,轻叹了口气,用另一只手抚上叶修的后脑,指尖穿插进叶修已经略长的短发间,没有给出回答而是亲吻了他的额头。

叶修停下手上做手操的动作,轻轻抬起喻文州的手在手背上落下一个吻,随后也按上文州的后脑,微微使力让他低下头来,吻上他的唇。叶修伸出舌尖在喻文州的齿上轻轻刷过,然后轻咬了下喻文州的嘴唇,文州这才松开牙关,放叶修的舌头溜了进来。手从发间滑落到颈脖,另只手紧紧抱住叶修的肩膀,微微挺身任由叶修的唇舌入侵进来。温柔的亲吻在文州的小动作后变得仿佛侵略一般,把对方的一切纳入怀中,没有丝毫退步的喻文州,在略有些缺氧的时候微微放开一点,就被叶修按着后脑再次入侵,舌头搅动着自己的没有一点歇息的余地,直到喻文州的脸因为缺氧开始泛红,才不舍的放开了他。

叶修看着涨红脸,微喘的喻文州,不由得笑了出来“文州大大专注于蓝雨大业,连接吻都不会了吗。”

“明明是……”喻文州一边擦着嘴边来不及吞咽的津液,一边好气的看着强硬打啵不嘴疼的赖皮叶修。

叶修摆摆手表示无辜,手摸索上电视柜最后一个抽屉,在搜索两遍无果之后,只能失落的从罐子里掏出两个棒棒糖,拨开糖纸塞自己嘴里,然后打断寻找着又不知所踪的客厅垃圾桶的喻文州,扳过他的脑袋,把嘴里的棒棒糖嘴对嘴推进了文州的嘴里,才坐回去认真剥起另一颗糖来。

“文州。”

“嗯?”才刚把面巾纸准确丢进垃圾桶的文州突然被点名,回头就看到把棒棒糖当烟夹在手里的叶修,不由得扬起嘴角,把嘴里的糖也拿下来学着夹在指尖。

“我可以让你疯下去,但是仅限这最后一次了,之后就得听我的,可以吗?”

叶修知道职业选手最渴望的是什么,最耿耿于怀的是什么,他曾经也经历过这些,也最了解这些,这几天他也认真的想过很久,尽管心疼和困扰对半开,但是与其让文州怀着那份遗憾的心情,度过以后每个提起职业联赛提起荣耀的时刻,还不如放他去拼搏一把,他相信他的一切,不管结果如何。

“你就不怕我这个赛季下来,手会因为使用过度而脱力无法再握拳和提物了吗?”

“哈?你当哥是死的吗?”叶修佯装诧异的看向低着头的喻文州“都有我在了,手还要握什么拳?打架吗?以后我牵着你就行了,而且有我在,提东西什么的我都可以帮你做,刚好也可以当做锻炼锻炼,反正我也早就退役了,这双手再金贵的保着也只是拿来看而已,还有养你。”

喻文州略带惊讶的看着流畅的说出一长串甜的有点起鸡皮疙瘩的话的叶修。虽然两人从两年前就已经开始同居,但是喻文州毕竟没有退役,每天都是早出晚归,回家到也很是疲倦,除了吃饭洗澡欢爱之外,大多数时间都是在整理资料。叶修退役后也没急着去联盟工作,每年也就世界邀请赛的时候会忙身为领队的一些琐事。毕竟如果在联盟工作之后回来恐怕会比喻文州更加晚,只得天天无所事事的待在家里,打打荣耀和单机游戏,偶尔出去走走或者去蓝雨逛逛。两人真正空下来清闲的聊天交谈虽不能算很少但也称不上多。

叶修微微转头瞄了一眼喻文州虽然转过头去“干嘛这么看着,哥说这种话很奇怪吗…”

“没什么,只是没想到叶神还能这么有情调”喻文州皱起的眉也总算是化开了,回到了平时温润微笑的样子。

说来虽然交往许久,但两个人对对方的印象恐怕还停在打荣耀的那段时间的印象,以至于一点点小的反差都令人感到格外的惊喜和珍惜。

“说实话,这些话你练习了多久了?”

“也就…十分钟而已。”

“真的?”

“半小时。”

“哦?”

“一天一天,行了吧!糖都堵不住你的嘴…你最近真是皮的很,别以为我看你太累就不敢拿你怎么样,你告诉你我可是随时都可以把你就地正法的。”叶修拖拉过沙发上的一个抱枕掷向喻文州,

“是吗?那我还真是有点累了,叶神您还是睡沙发吧,我要和抱抱熊睡觉去了。”喻文州一手拉起地毯上的抱抱熊,转身就走向卧室。

“文州你真的皮痒了,看我不扒了你的鱼鳞活吞了你。”叶修拖鞋也不管了,三两步追上去拉着抱抱熊的另一只爪子跟着进了卧室。

 

随着联盟越来越多有天赋的年轻选手出道,众多天赋里,手速总是格外的显眼,大多数年轻选手也都是手速出众的人。现在的训练营的选拔,大多都是一对一或者是团队赛,因为输赢并不是选拔成绩的最主要的标准,而是在于一个人的突出亮点,训练营的孩子们总是想方设法来展现自己的一技之长,最容易表现出来的,自然就是手速。反之,最难分析发掘的,就是策略性人才,除非是团队赛恰好是相熟的人分在一组,或者这个孩子是一个在训练营人际关系很好的孩子,不然团队赛很少会有很好的配合,毕竟可能这五个人只是会在这一次团队赛里遇见过一次,之后再也不会再遇见,为了配合策略而压抑下自己的光芒的人,年轻气盛的少年里很少很少。现在当下,对着对战录像说的头头是道的人,太多了,当局比赛时能有看录像时冷静分析一二的人,就很少了。

所以因为选拔的严重偏才,导致整个联盟的重心更偏向了手速的对决,谁能在保持着有效手速的前提下,拥有更快的手速,自然能在一批人中更高一台阶。

这让喻文州不得不在比赛中尽力的去追赶那些手速狂人,毕竟再怎么聪明的指挥,也不能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更何况自己本就是一个很容易被针对的位置。

 

“噗—哈?每次你们小吵小闹都要我做你们两的双面间谍,出个柜也要我给你通气,连这房子装修都要我给你们提供装修建议,现在你还要我教你这个?你又不参加什么酒会联谊,你学这个干什么啊?你当我是小叮当,万能的吗?我跟你讲你可是越来越过分了啊!”

沙发上坐着一个和叶修除了发型着装略微有些不想象,面孔和叶修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人,正是催了叶修十几年让他回家结果现在有家没得回的弟弟叶秋。

叶修和喻文州其实在一年半前还因为一件小事吵过一次不超过半小时的架,具体因为什么事两位当事人都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叶修气的跑到楼下一屁股把下棋的老爷爷专用座位一占,喻文州则看着叶修疾走出去的背影,狠狠的甩上了门,鞋柜上存放零钱硬币的小瓷杯都震的叮当的响了下。

之后两个人就一个坐在树荫下一个坐在客厅,一个给自家弟弟抱怨,一个给自家副队抱怨,当时叶秋也忙着公事,一边笔下生风的写文件,一边背负着劝哥夫布置下来的任务,然而已经焦头烂额的叶秋没和喻文州聊上几句,就干脆直接把叶修的聊天记录全部转发给了喻文州,反正也是转达,不是么?

之后一些的小玲小碎的事情,有时候在对方不在的时候,都会不约而同的抱怨给了叶秋,昨天叶秋收到叶修发的喻文州最近好忙都没让他*()*¥&*了,今天就收到喻文州发来询问叶秋他哥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事很烦躁。一来二去,叶秋就成了他们的中介一样,后知后觉的叶秋一气之下拉黑了叶修,不好意思拉黑喻文州只能看不忙或者心情好的时候回两句,毕竟在叶秋不多数见过文州的情况下,还是觉得他的微笑还是让人觉得有点温软舒服的,虽然叶修已经提醒过他了……

“啧,你都多大人了还喷茶。”叶修脑内自动屏蔽了叶秋之前一连串的抱怨,一边擦着茶几上的水迹一边反抱怨回去。“我不就是为了我和文州之间的小情趣嘛。”

“小情趣??你把你弟弟当什么了?情趣还跟我讲我现在鸡皮疙瘩都要掉一地了,这事你自己去外面找培训机构去学别指望我帮你啊!现在爸妈已经不想管你的事情了我可是倒了霉,天天公司和相亲地点两头跑,今天飞到G市就为了这事,真是看了你就头疼。”叶秋拍桌而起,大步流星走向门口,路过餐桌还顺手揪了一只虾尾巴,把虾肉一口咬掉就把剩下的虾尾扔在了门边厨房里的垃圾桶里。

“我再说一遍,我可不会帮你,你自己想办法去吧,再见了你嘞,以后除非是想通了要去爸妈那道个歉服个软,不然别再找我了!”

随着“嘭——”的一声,防盗门背上挂的索克萨尔的小公仔都被震的猛的晃荡了几下。叶修摇了摇头,从鞋柜底下摸出一盒烟走到阳台上抽一根点燃。

等到叶修一根烟快抽完的时候,茶几上的手机应时的响了一声。

——下周一早9点到xx培训机构,跟前台报我的名字和手机号就好。#鄙视

 

第十二赛季的决赛,冯主席还是给叶修一个特权,给了他个随队记者证,让他能够自由出入后台。虽然实质上,随队记者只能在休息室和比赛室的外面等候,不过这个牌牌,只是用来掩耳盗铃的罢了。

背靠着的门后,就是蓝雨选手拼搏的房间,即使看不见,都可以想象,选手们的前面,是一面巨大的落地玻璃,隔档着选手和大舞台,再前面是舞台上的解说和主持人,再往前,就是场馆内的观众,隔着遥远的距离,透过玻璃和门,尖叫呼喊的加油声依旧传入了叶修的耳朵。

香烟的点点星火的明暗映射在叶修的脸上,抬手拿下已经燃尽留着过多烟灰的烟,然而还没送到垃圾桶上,就已经被颤抖着的手,抖落在了中途。

这种紧张感,比自己坐在电脑前,赛场上,都更要深刻几分。

等震耳欲聋的欢呼声震撼了整个走廊的时候,叶修总算是丢下了他一口未抽,任其自然燃尽的烟,转身打开了身后的门,在裁判震惊的目光下,穿过两两兴奋的抱在一团的队员们,走到房间中央喻文州的身后,单膝蹲了下来。

“赢了……我们赢了……”喻文州僵硬的转过电竞椅,看着洋溢着笑容的叶修。

“你赢了。”叶修依旧是,平静的拉过他的手,一手垫在他的手下,轻轻揉捏,让温热和按揉能让他僵硬抽筋到已经不能动的手指尽量减轻些痛楚。

“叶修……我们赢了……”喻文州脸上一向风平浪静的表情被撕裂,现在的他,牙齿紧紧的咬着下嘴唇,胜利的喜悦和感动到想哭泣的欲望一并融合在他脸上,让他此刻的表情显得有些滑稽。

叶修好笑的看着喻文州脸上难得一见的表情,起身轻轻吻了下他有些泛红的眼角,在他耳边一遍一遍的重复“你们赢了,你赢了,你做到了,我最厉害的文州。”

叶修一边抚上喻文州的背安抚着,一边佯装亲吻的偷偷舔舐掉文州忍不住溢出的几滴眼泪,不让一向坚强而立的喻文州被记者拍到落泪的样子,也不想让任何人看到喻文州哭泣的样子。

 

颁奖仪式结束后,叶修就陪喻文州去了躺医院,拎了一堆涂吃抹吞的药,还有医生一长段的捞到回到蓝雨俱乐部,不过还好,并没有太过严重,只是以后不能再剧烈做手部运动,提太过重的物品,平时菜场拎拎菜还是可以的。晚上就是蓝雨的庆功宴,因为也是喻文州的退役欢送会,所以难免会聊到蓝雨以后的发展,所以叶修也就早早的离了场,顺便帮忙带了点喻文州留在俱乐部的杂物回家,走之前嘱咐一声文州不要太晚回家,即使距离家很近。

 

回到家喻文州把钥匙插进锁孔的时候,就已经预料到叶修肯定搞了什么名堂,但是他又是个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人,所以再开门之后,还是被惊到了一下。

 

叶修一手揽着等身抱抱熊,一手拎起抱抱熊的一只爪子,在客厅中央,悠闲的跳着…交际舞?

喻文州脱下队伍挂在衣架上,然后站在一边双手抱胸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叶修,不知道他这是要搞拿出。

“文州啊,我想过了,如果你以后都不能长时间打荣耀的话,天天岂不是会很无聊。如果不用手的话,也就只能跟楼下的老爷老太跳跳广场舞了。”叶修停下了步子,微微侧头让自己的脸不被硕大的熊脑袋挡住。

“但是你身为一个粉丝能绕G市一圈的前公众人物,年纪轻轻就和老爷老太跳广场舞太掉段了……”

“所以这就是你在家里跳交际舞还让我跳女步的理由?”喻文州手撑着下巴好笑的看着这个脑回路也开始漫无天际的人。

“这叫华尔兹!交际舞听起来太低端了。华尔兹这个名字听起来挺浪漫的。”

“好吧,叶神居然开始romantic了,那就麻烦叶神教下笨手笨脚的我吧。”

“那必须的,哥可是什么都会的男人。”头顶的吊灯早已调到暖色的光,洋洋洒洒的落在两个人的身上,叶修双手抄过抱抱熊的咯吱窝,抱着熊对着喻文州伸出双手。

 

“为什么我们中间还隔着一个抱抱熊呢。”被熊脑袋挡的只露出半张脸的喻文州,脸上挂着恰到好处的微笑,只是嘴角时不时有些抽搐罢了。

“因为我怕我们两面对面亲密的抱着,我还没教完,我们就开始做些别的事了。”叶修也回敬了一个微笑,还带着点调笑的意味。

叶修手臂把抱抱熊和喻文州的腰一并揽过,另一只和文州抓着抱抱熊爪子的两面,文州的另一只手只能堪堪搭着抱抱熊的肩,对着熊的后脑勺发闷。

“那为什么什么都会的男人,不能管理一下自己的下半身呢。”

“因为下半身的指挥权不在我这啊。”说着还舔了舔上唇。

看着喻文州吃瘪的表情,叶修嘴角的笑容上扬的更加放肆。突然叶修踩了下抱抱熊半拖在地上的脚,把喻文州拽了下一个站不稳就要向后倒去。叶修揽在他腰上的手轻轻拖了一下,两个人带一只熊半拖半拉的倒在了地毯上,隔着熊面面相觑。

“你这又是什么意思呢。”天花板上的吊灯发出的光映在了喻文州的眼里,好似眼中有个光点在闪闪发着光。

“我发现就算隔着抱抱熊我也控制不住了。”叶修把两人之间的熊吃力的翻了个身,让熊正对着喻文州。

喻文州这才发现,抱抱熊脖子上除了蝴蝶结还多了一个,串在项链上的戒指。

 

“喻文州,你……”

“我愿意。”

 

在叶修还没说完的时候,喻文州就用一个吻堵住了下文并给出了回答。

 

自从一叶障目开始,便过上了不可言喻的生活……

 

-END-

 

祝贺叶修和叶秋生日快乐~!!!撒花花~!

好久没有码文了有点手生,虽然有点难产但还是顺利写完啦!

好像拉了两段的灯嘿嘿OTZ,不太会写肉怕太尬写出来丢人,虽然嫖人家的加长林肯自己不产也很丢人(趴

文里送给鱼鱼的戒指是第三赛季的冠军戒指,第一赛季的戒指在南山,第二赛季的给了叶秋,第十赛季的还挂在兴欣。三连冠的最辉煌的戒指给了鱼鱼,刚好今年也是老叶三连冠的一年!!


评论(3)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