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崎子猫

全职√
本命王杰希√主双苏
杂食,什么cp都会写,吃粮请注意cp⚠️√
禁转🚫√
更新看心情选手√

【黄少天生贺】世界寿命的最后一天(喻黄)

半架空

一发完

一歌一世界,这次的是mafu的世界寿命と最後の一日

其实想写长篇的,但是实在太困了各种偷工减料,玩mc玩过头了,忘了生贺还没撸完。欢迎捉虫

歌链接http://music.163.com/#/m/song?id=34033660&userid=307155315


[1]


——现在播报一则重要通知,地球的寿命即将终止,距离世界毁灭还有最后5天,请还未离开地球前往火星的人们尽快收拾好物品乘坐诺亚飞船离开,时间将至,飞船会越来越拥挤,请合理安排好自己的时间,谢谢配合。


随着科技的飞速发展,地球上的资源已经将近枯竭,一眼望过去已经很少会有绿色的植物存在这世界上,只有遍地的清扫机器人和各种全自动的机械。人类的手足在此刻已经如同一个摆设,出门就有分配给每人的车,甚至不需要插钥匙,手握方向盘,仅需一个指纹,说一句话,核对声纹和指纹,就可以去到自己所说的地方,在家也有扶手上按钮操控的沙发椅,还有家政机器人。就是因为这种科技的高速发展,所需要的空间和资源越发庞大,到处都是高楼大厦科技大楼,出乎都是见缝插针的在盖楼,别说树木成荫了,连花花草草都很难找到了。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人类为了玩乐,还是保留了一些游戏,但是由于有些动作类游戏和操作类游戏,普及化全息会失去他原本的一些乐趣,所以只有一些单机游戏全息化了,一些操作类游戏还是保持了最开始的键鼠,这其中,荣耀就得到了幸免。


“啊啊,住了这么久的地球居然要搬了,唉都是那些科学家,一个劲的研究研究研究,弄了这么多东西,连太阳都看不到了,只有闪瞎眼的玻璃反光!好不舍得地球母亲啊,我说队长啊,蓝雨好多人都已经去了火星了,为什么你还在这里悠闲的看着比赛视频啊,不是应该早早的去那边打理那边的蓝雨了吗,搬新的地方应该会有很多事要忙的啊?”黄少天看着公屏刷过的一大串鲜红的字,三下五除二的战胜了竞技场对面的人,虽然退出竞技场关掉荣耀,打开职业群一边说给坐在他边上的喻文州听,一边飚手速在群里吐槽起来。


“你还嫌弃起科学家来了嘛,要不是他们研究的科技,你能每天晚起床那么十五分钟吗,要是换在以前,你徒步走到训练室估计都会走到半路睡在走廊上。”喻文州侧头看了眼咬着下嘴唇全神贯注的看着职业群动静的少天,轻笑着喝了口放在桌上有些偏冷的咖啡。


“哪哪哪有!我明明早晨起床都很清醒的好吗!”黄少天仿佛被瞬间戳到痒痒处一样,猛地转头微怒看向调笑他的喻文州,被喻文州似笑非笑的表情惹的又焉了下来。“你这么笑着看着我干嘛,跟狐狸一样.....”


“是吗,原来你是这么形容我笑的样子的啊,不过我就是喜欢这么笑着看炸毛的少天了。”


“队长!”少天被文州说的不知是怒还是羞,憋得耳朵都通红。


“话说少天,马上地球要毁灭了,陪我出去看看最后的日出吗?”


[2]


太阳这种东西,除了正午,已经很少能在城市里看到了,高楼大厦已经把阳光遮的死死的,取代的只有折射进来的一些光线和苍白的灯光。日出这种东西,大概只有在足够高的楼层上才能看到了。


不过荣耀作为目前少有的能展示人类灵活双手和大脑的游戏,在这个几乎一般人都快失去双手意义的时代,这种游戏展示和比赛竞争,成为当代的人们很热爱观看的一种娱乐活动,受到越来越多的人追捧,一些职业战队也越做越大,蓝雨大楼成为了职业战队数一数二的高楼之一,也是少有的能在楼顶看到初生的太阳的地方,蓝雨的这个地方也恰好东方没有什么高楼遮挡。


看了一晚上的比赛视频,也刚好差不多到了该出太阳的时候。


再过五天,就要到世界末日了。


东方的天空已经染上了暗红色,朝霞的渐渐的铺向整个天空。


“哇,我感觉我好像已经几百年没有见过日出了,没想到在这种地方还能看到日出,队长你是怎么发现的啊?快快快,趁这个时机多拍点照片,到时候给小卢郑轩看看,本少有生之年还能看到日出哈哈哈哈。”黄少一手抓着天台的围栏,一手伸出去想拍下更清晰的日出的光景。


“少天小心点,别掉下去了。”喻文州走到他身边,拉着黄少天的手臂防止他太过前倾,双眼看着远方的日出,脑袋却又在放空不知道在想什么。


“拍到了!本少的拍照技术可真是杠杠的,感觉退役之后转行去做摄影师都轻而易举!”黄少天举着他拍的朝霞的照片伸到喻文州眼前晃了晃,炫耀自己的拍照技术。


然而喻文州缺没有看他拍的照片,而是越过手机,眼中带着一种无法形容的情绪看着黄少天,原本少天高兴的心情也被喻文州的情绪感染的担忧了起来。


“队长...怎么了?”


“少天。”


“我在,怎么了?”少天被喻文州突然略带低沉的声音感到略有些奇妙。


“少天,我有一句话,希望你能用你以后所有的时间来记住。”原本抓着少天手臂的手,慢慢滑下紧紧抓住了黄少天的手腕,直直的看着黄少天的眼睛的。没等黄少天的回答,喻文已经抢先一步说完了他要说的话。


“我喜欢你。”


[3]


当死亡真正降临的时候,人反而会比在死亡边缘的时候更加冷静,因为死亡降临的时候,就已经定下了结局,而在死亡的边缘,人能看得到活下去的希望,并且渴望活着。

这五天里,从周一周二周三周四周五


站在高楼上的喻文州黄少天二人,看着远处一座座倒塌下去的高楼,那种视觉上的震撼更加触目人心。


并没有逃跑,因为无处可逃,并没有害怕,因为害怕也是无用功,并没有遗憾,因为这五天已经被他们当做他们的一生来度过。


黄少天发给卢瀚文和郑轩的消息也像石沉大海,职业群里只有每个人最后留了一句。


——再见。




这件事是叶修先知道的,就在半个月前,叶秋带上了叶父叶母来到兴欣找叶修。叶父叶母从来不会来主动找他,从他离家出走那天,他们就很少联系过,但是这次居然主动来找他,叶修吓得烟都掉在了地上。


叶秋说来带叶修离开,去火星生存,地球就快灭亡了。


又把叶修刚点上的烟又吓掉了。他本以为是叶秋中二期还没有过,还做着小时候的白日梦,但看着叶父叶母在一边严肃的表情,也只好耐着心思听他说下去了。


世界要毁灭是真的,地球资源枯竭,地壳严重失水沙化,整个地面都会下沉,但是为了不让地球的事故再度重演,所以会让一些对社会有卓越成就的人,优先前往火星,经过全球的商讨,光是搜罗优秀的人才和家属,已经人数近乎已满,所以,剩下的人.....


叶秋没有说下去,但是结果是什么叶修心里也已经明了,因为叶秋的企业,让他争得了这么一个名额,让他们活下去的名额.....


但是其他人呢。


叶修电脑屏幕上,满屏的文字泡从一开始就不停歇的刷。




叶修只告诉了三个理智的关系好的人,韩文清,王杰希,喻文州,毕竟这么大的事,而且事关很多人的人命,让人不明不白的就这么死去,真的太沉重了。只不过看后来的职业群的样子,看来所有人都知道了啊。


不过最后的最后,叶修并没有跟着叶秋走,因为苏沐橙,因为苏沐秋。




“队长,你看群里,卧槽怎么好像全都知道了???原来这个秘密并不是只有我们几个人知道啊,真是的还让我窃喜了半天。”


世界末日的那天的太阳还没有升起来,手机屏幕的亮光映着黄少天的眼睛一闪一闪的。


“真是的,明明都世界末日了怎么跟没事人一样。”喻文州无奈的看着拽着自己盯着手机屏幕的黄少天,本以为告诉他这件事他会愤愤不平很久,没想到竟然就这么轻易的接受了。


“少天,就这么结束自己的生命,一点都不难受吗?”


“不难受啊?你看,我右手里有我所有的朋友的道别,左手有我陪我一起并肩战斗的最心爱的人,眼里有只属于我眼里的整个世界,我还有什么可惜可难受的呢?”黄少天咧嘴笑看着身边一脸担忧的看着自己的恋人,突然想到什么,快速把手机塞进口袋里,转过身张开手紧紧的抱住喻文州。


“你看,我现在抱着我的整个世界,已经没什么好顾及的了!你告诉我的那句话,我已经用我余下的所有的时间记住了!”黄少天埋在喻文州颈窝里,声音有点闷闷的。


“少天,你看,我也抱住了我的整个世界。”文州一手紧紧懒着少天的腰,一手轻抚着黄少天柔软蓬松的头发,看着东方渐渐探出光芒的太阳。


世界末日,也不过如此吧。


高楼倒塌的声音,人类哭泣的声音,嘶声尖叫的声音,无助祷告的声音,在此刻都已不复存在。
























“厉害了噢,我的少天,你居然还和喻文州去拍电影了,你这是要学周泽楷进军娱乐圈的节奏吧?不过也是心疼导演,你的台词居然也这么话痨,不会是你临场发挥的吧?”魏琛一巴掌拍在了坐在投影前和队员一起看自己拍的那段不明所以的微电影的黄少天头上。


黄少天气的从椅子上直接弹了起来就要和魏琛大干一架,却被身后的喻文州拉住手拽到身边。


“魏队好。”喻文州微笑着给魏琛礼貌的打了个招呼。


“还有,少天是我的。^ ^”


いよいよ明日は

明天终于迎来

『世界最後』の誕生日(バースデイ)

『世界最后』的生日

青天霹靂(せいてんへきれき)と

如晴天霹雳般

告げられたその事実に

被告知这个事实

人は慌てちゃって悲しい姿で踊った

人们慌乱起来 可悲的身影扭动著

何(なん)も出来ないボクはただ祈てた

束手无策的我 只是 祈祷著

Monday Tuesday Wednesday Thursday Friday weekday

星期一、星期二、星期三、星期四、星期五、工作日

いつもと変わらず

与平常无异地

吸って吐いて泣いて笑って愚痴って駄弁って

呼气 吐气 哭泣 欢笑 发著牢骚 说著废话

「もう死にたい」って

「已经想要去死了」

言って云って異って行って往って要って

说著 道著 求异 行走

逝ってもずっとさ

前往 要求 逝去 一直以来都

終わらないゲームだと思ってたんだ

以为这场游戏不会终结

願う事が 祈る事が 当たり前で

祝愿之事 祈祷之事 比比皆是

ファッション嘆きとかボクにとっちゃ

处处流行著的叹息 於我而言

ただのパフォーマンスみたいで

都跟一场场表演似的

世界平和とか滅亡とか実感無くて

无论世界和平 还是灭亡 都毫无实感

また偉い人が考えてたドッキリじゃないの? ]

这不会又是大人物 想出的 吓人节目吧?

だって嘘だらけのこの国では

毕竟在这个充满谎言的国度里

ボクら庶民に『知る』権利なんて まるでなくてさ

我们这等平民 知情权那种东西 完全没有啊

悪い夢を見た それは現実のようで

做了个噩梦 仿佛就是现实

日々の建前を みんな置き忘れちゃって

人们似乎 忘记了日常准则

人は変わっていった まるで動物のように

人类变了 变得跟动物一样

何(なん)も出来ないボクはただ傍観し(み)ていた

束手无策的我 只是 旁观著

Monday Tuesday Wednesday Thursday Friday weekday

星期一、星期二、星期三、星期四、星期五、工作日

いつも隠してた

一直隐藏著的

本性 本能 煩悩 劣等 衝動 行動

本性 本能 烦恼 劣等 冲动 行动

ただただもっと

都只是越发

好きして 結きして 剥きして

随意 叠加 暴露 显露

空きして 隙して 鋤きして

疏忽 发掘 放荡

スキしてもずっとさ

一直以来都

許されるゲームだと思ってたんだ

以为这场游戏能得到原谅

願う者も 祈る者も 綺麗事で

祝愿之人 祈祷之人 都徒有其表

ファッション悲劇とかボクにとっちゃ

处处流行著的惨剧 於我而言

ただのパフォーマンスみたいで

都跟一场场表演似的

世界平和とか結末とか関係無くて

无论世界和平 还是终结 都跟我无关

また偉い人が考えてた想定じゃないの?

这不会又是大人物 做出的 设想吧?

でも地獄絵図は存外まあ予想通りで

然而这地狱景象却意外地 在意料之中

ただ今日で終わり全部終わりさ

就于今天终结 一切都将结束

夕暮れの空に滲む星はとても綺麗で

傍晚天空中 镶嵌的繁星 无比美好

もう偉い人も匙を投げて本性晒した

大人物也 放弃伪装 暴露出本性

塗り固められた嘘は剥がれ

层层筑起的 谎言被揭露

ボクら庶民に降り懸かる『雨』は 頬を濡らした

我们这些平民 被突然降临的『雨』濡湿了脸颊

世界平和とか滅亡とかどうでもよくて

无论世界和平 还是灭亡 都无所谓了

最後の夜には『嘘』が消えて綺麗な世界に―――

最后一夜 谎言消失 变回了纯净的世界———

でも望んでいた次の朝は平然と来て

然而第二天早晨还是如约来临

人は笑いながら肩を落とした

人类面带微笑迎来心头悲哀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