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崎子猫

全职√
本命王杰希√主双苏
杂食,什么cp都会写,吃粮请注意cp⚠️√
禁转🚫√
更新看心情选手√

【王喻】orange 中长篇 一发完

注意

cp:王喻 王喻 王喻!看清cp再食用

一方死亡

BE

一歌一世界系列文 篇1

本篇灵感来自于一首歌 :オレンジ/Orange

可能会有其他与歌相关联的其他的cp中长短篇(可能≈不可能)

复健文,不喜勿喷

深夜码文感觉整个人要死了一样,欢迎捉虫


オレンジ (orange) cp王喻

 

[1]

 

两个人就算再怎么大笑,伤心,生气,通过文字,声音,用尽全力把自己的心情通过一根细细的网线传达给对方,内心的情绪再怎么波动,也触摸不到对方,再多再多的语言上的安慰,却不能给自己心爱的人一个能感受到温度的拥抱......一种切断的网线就再也找不到对方的关系。

 

感情是一个很可笑的东西,身在蓝雨的喻文州,每天和他的搭档黄少天一起训练,一起吃饭,天天听着他在自己的耳边唠唠叨叨说些琐碎的事情,无话不谈,剑与诅咒的密切的关系也在周围人的嘴里不停地咀嚼。但是就算如此,喻文州也只是把他当做自己的弟弟一般对待,任他每天带着卢瀚文在蓝雨闹得天翻地覆。

 

感情是个很可笑的东西,身在蓝雨的喻文州,每天都能看到在网络上,蓝雨的粉和微草的粉掐的死去活来,我庙你药的,跟隔壁的霸图和叶修的关系一样不相上下,再甜蜜的小情侣恐怕都会因为站的阵营不同而不爽。就是这么死活不相往来的关系,喻文州却因为微草队长的一些细微的举动产生了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情絮。

 

世界很小,小到下个楼买个东西都能碰到你。

 

世界很巧,巧到昨天突然想到想看书,突然就不想看电子书,突然就去图书馆,突然就借了一本自己明明已经看了不下于十遍的《福尔摩斯》。巧到还没有打开书,今天突然就被卢瀚文给泼了一整面的奶茶,喻文州看了看已经散发着浓浓的甜腻的奶茶味的书本,只好下楼准备去重新买一本赔给图书馆,就突然巧妙的遇见了乔装打扮在书店看书的王杰希。

 

虽然套了一件长风衣,但是微草队服裤子的绿色的裤沿还是露在了外面,在已经一只脚跨进冬天的季节里,尽管外面的天气再冷,书店里暖气还是开的很足的,在店里还带着口罩,鸭舌帽压得低的快抵上了正在看的书上,这么诡异的打扮,赌一个黄少天都能说,这一定是微草队长王杰希了。

 

王队这么有雅致啊,居然还逛书店啊。

——你不是也在这吗

 

王杰希听到边上幽幽传入耳朵的声音,头也没转的看着手中的书本。

 

小卢把我借图书馆的书弄脏了,重新买一本赔回去。

——你还看莎士比亚?

 

王杰希看着一只纤细的手从自己的余光中取走一本书,无意瞟一眼书名的时候,愣了下,看向手的主人。

 

是啊,突发奇想想看看莎士比亚的戏剧,结果被小卢泼了奶茶,真是太惯着他了。

——是吗...喻队对队员真是友好啊。

 

我能当这是王队对我的夸奖吗?喻文州捧着书一贯微笑着面向王杰希,笑里看不出这个人到底是对自己刚刚那句话表达着不满还是调侃。

 

天色也不早了,难得来G市的王杰希大神,如果只是来打个比赛就走的话未免太过无趣了吧,不如让我带你去G市逛逛,如果让我尽个地主之谊,带王队去走走,好吗?

 

的确,店外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路边的路灯也已经打开,晚霞的光已经打在了路上,行驶的车辆也打开了照明灯,灯光掺和着晚霞,从眼前微笑的人脸上一次次打着光影掠过。王杰希看着喻文州看不透情绪的眼睛,叹了口气,摘下自己的鸭舌帽戴在了面前的人头上。

 

——出来就带个围巾挡脸,也真是不怕被人发现,这可是G市啊。

 

不浓不淡的灯光打在马路上,车辆来来往往,还未完全暗下来的天,让车辆的灯光竟产生出一种忽明忽暗的起伏的阴影感,不明显但有真实的感觉到,就好似,黄昏下暗红的霞光带动的灯光,走在锈迹斑斑的铁轨上或走在黄昏下的海边看着波涛的起伏。

 

两个怎么也不会走在一起的人,正肩并着肩走在人烟稀少的马路上,黄昏给两人的影子无限拉伸,一路无言。

 

首先打破沉默的是王杰希,他停下脚步把在口袋里捂了许久的右手伸出来,把走在马路外侧的喻文州拉到自己右边,让自己走在最外边。

 

——外面太危险,你还是走内侧吧,怕你万一出事了G市的蓝雨粉恐怕要把微草住的酒店都给拆了。

 

喻文州乖巧的任王杰希把他拉到内侧,依旧一声不吭的慢慢走着,好像刚才并没有发生什么一样,除了自己左手一直传来的不属于自己的温度。

 

直到走到蓝雨的门口,月亮已经替换了太阳挂在了高空,王杰希也没有松开之前把喻文州拉到自己内侧时的手。

 

[2]

 

在第十一赛季的时候,王杰希和喻文州在一起的事情,已经在职业圈内是人尽皆知了。不过这个事实恐怕会成为职业圈里最恐怖的恐怖故事,就连黄少天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别说“我 什么都不想说”了,就连一个“你”字都说不出来。叶修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把一根刚点着的烟手抖按掉了。孙翔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反倒是说了将近50多个卧槽。

 

不过叶修终究还是不要脸的,也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他拍了拍喻文州的肩膀,一口烟吐在了他脸上,喻文州也没怒,静静的等着叶修的下文。

 

——你......有跟家里说过这事吗?

没有

 

喻文州没有丝毫犹豫的就说出了这两个字,像是丝毫没有经过思考一样,又好像已经丝毫过很多遍已经是毋庸置疑的答案一样。

 

喻文州是独生子。

 

他已经想象过很多遍,当自己跟家里人坦白这件事的时候,家里人会是怎么样的一个反应,但不管再怎么想象,结局都很显而易见。

 

喻文州家虽然不是叶家那样商业精英家族,也不是孙哲平那种富得流油的家庭,只是普通的一个不能再普通的家庭,父母工作,每天奔赴在工作的前线,经济也足够过的稳稳当当,只想有一个好家庭,有一个懂礼貌的好孩子,孩子考上一个好大学,找到个好工作,有一个好女朋友,生一个好孙子或者孙女,继续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

 

但是在喻文州跟家里人说,他要打荣耀,他要做职业选手的时候,喻父喻母坐在沙发上沉默了足足半个小时,喻文州就跪坐在沙发前半个小时,虽然是跪坐的,但是半个小时也压的小腿没有一点直觉,甚至一边低头听着父母的动静,一边在想会不会自己的双腿被自己做到淤血报废截肢,不过幸好打荣耀不需要用双腿。

 

最后喻父先选择站了起来,对着跪坐在地上喻文州说了声来我房间,然后转身进了书房。喻文州抬起头的时候只能看到父亲的背影,看向母亲的时候心绞的疼了一下,母亲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只是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上齿紧紧的咬着下唇,没有表情,只是保持着这个面部动作。

 

喻文州下意识也咬了咬下嘴唇,歪身坐在地上,双手吃力的把已经压麻的双腿扳直,每动一下,都好像有万千只蚂蚁在啃咬一样。

 

做这种算不上不疼算不上不痒的感受,最难受了。

 

父亲就站在书桌前,手上拿着他工作用的文件夹,看到喻文州扶着墙拖着麻木的脚走进来,一把把人拽进来,拿起手上的文件夹一下一下的打在喻文州身上。

 

被薄薄的文件夹打在身上,不疼,一点都不疼。喻父一边打,一边念叨着,为什么你就不能好好的学习!好好的考上大学!好好的过日子!为什么非要走一些让人无法理解的路!好好的听话就这么难吗!

 

对不起。

 

低着头感受文件夹一下一下的击打,看着地上有些散落在地上的文件,紧紧的咬着下嘴唇,坚决不让自己说出会让自己反悔的话。

 

在很多年后的今天,喻文州依旧跪坐在同样的位置,只是相比之前喻文州已经长高了不少,已经还是勉强跪坐时能高过面前的茶几,现在已经高出不少,低头也不能用茶几挡住自己的表情了。

 

但是不同于上次,这次喻父喻母并没有沉默许久,而是在喻文州话还没说完的时候,被掀翻的茶几已经压在了喻文州的大腿上,坚硬的木质茶几重重的砸在了喻文州的头上,整个重量都压在了他的身上,猝不及防的重物直接把他压的后仰,摔在了同样坚硬的地板上,直到茶几完全摔落在地上的时候,喻文州身上还被茶几桌角不小心的刮伤到几处,微微翘起了点带着血色的皮。

 

——我喜欢上了一个男人,我想和他......

 

“混账!”同样不同于上次,这次喻父不再是薄薄的文件夹,一只拖鞋不知被甩到了哪里,一只脚只剩袜子,一只脚穿着拖鞋,三步走到摔倒在地上的喻文州身前,弯下腰就是对着他的脸上给了一个耳光,不顾及任何形象的对着被打的头歪在一边的喻文州一阵大骂,两眼因为愤怒充满了血丝,嘴里骂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已经不知道自己在骂些什么,只知道把自己愤怒,绝望和后悔,全部传达给躺在地上的不孝子。

 

——为什么就是不能好好过一个普通的生活呢!

 

——他是特别的,我是爱他的,我不想放弃他。

 

喻父骂到满脸通红,缺氧的跌坐在喻文州的边上,通红的眼死死的瞪着他,站在边上的喻母两手紧紧捂着嘴,眼泪止不住的一直在掉。

 

不知道父亲说了多久,不知道母亲哭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在地上躺了多久。听着从地板清晰的传来的各种翻箱倒柜,锁门锁窗的声音,然后自己被父亲拎了起来,丢进了自己的卧室,再次传来门被反锁的声音。

 

脸上留下的液体刮的脸颊微微发痒,抬手却擦了满手稀释掉的鲜血,看着边上已经砸出裂痕不可能再亮起的手机屏,上面满脸血痕和泪痕的自己。

 

——啊......真是太狼狈了......

 

[3]

 

远在B市,微草的门口,一个人坐在阶梯上,微草的队员早就结束了训练,整栋楼一片灰暗,只有门口一点星火,王杰希坐在台阶上,一口一口的猛抽着烟,身边都是一个一个抽完的烟屁股。

 

一向衣冠整洁的王杰希,现在却是只剩一件带着灰尘的衬衫,西装外套已经不见了踪影,胸前的领带被扯的松垮的挂在脖子上。

 

就在一个小时之前,王杰希被从家里赶了出来,那个地方再也不会属于他,无处可去的他只能回到微草,然而并没有大门钥匙的他只能一个人坐在门口,看了看时间也差不多凌晨了,再熬几个小时就会有人来开门了。

 

从门口的24小时便利店买了包烟坐在门口一根一根的抽了起来。上次抽烟大概是很早很早以前了,后来因为做了职业选手就慢慢戒掉了,只是想没到现在突然抽起来会抽的那么狠。只是做了不到两个小时,一包烟已经要见底了。

 

而手机的电量也要见底了。从被赶出家门的时候,王杰希就一直在给一个人打电话,然而回应的只会是冰冷冷的。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一遍一遍,一遍一遍。

 

尽管两个人在分别的时候就已经心知肚明的事情,跟家里人坦白,绝对不是件轻易的事情,或者说,绝对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更何况文州还是独生子女,相比王杰希有兄弟姐妹的,会更加艰难。就算在车站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心理准备,但是看着一遍又一遍重复着的冰冷的机械声音,心里的烦躁一层一层的叠加。再伸手想拿烟的时候,才发现已经没烟了,王杰希看了看烟盒周围的烟头,一把抓起烟盒扔进了边上的草丛,用脚把烟头往两边踢了踢,走出了微草。

 

——这户人家啊?他们好像今天早上刚出去,貌似是要出国旅游吧,昨天他们的儿子终于回来了,挺帅的一小伙,不过好像是因为犯了什么错才回来的,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昨天晚上一直都是吵吵闹闹的,什么乒铃乓啷的声音都有。不过居然今天就出国旅游,应该没什么事情吧,可能是儿子好久没回家太激动了吧。

 

喻文州。

 

王杰希拖着疲惫的身子问了一圈文州家附近的人,没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只知道是出国,没人知道去多久,有人说几天就回来了,有人说是要在国外定居。

 

王杰希凭借着战队里接的代言的一些积蓄,在喻文州家周围租了一个房子,每天等着有人能回到这里,带着自己一直等着的人打开那扇门。

 

与此同时,王杰希也一直在打听着喻文州的去向,然而喻文州的手机,qq,微信都不曾再使用过。

 

——一种切断的网线就再也找不到对方的关系。

 

——就算如此,还是只有一件事,想要告诉被留下的你,直到现在,我也依然寻找著你。

 

 

 

 

点滴的水落下的很缓慢,很渺小,但是总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溢出了它所接纳的容器。

 

之前的职业选手也在时光的逼迫下一个个退役,新鲜的血液依旧在职业赛场上奋斗,十年荣耀不仅仅如此,还有很多很多个十年,各种各样的人的十年。

 

在第十四届荣耀职业联赛落幕的时候,王杰希坐在微草的观众席上,以观众的身份看着微草的新队长高英杰带着微草夺得了这次的冠军。此时,口袋里的手机振动了下。

 

一份没有名字的邮件。

 

- 微草夺得了冠军了呢,你在看吧。

 

王杰希几乎在看到的一瞬间,就确定了在另一边的那个人。他并没有回应他之前所闻的,而是抛出了一个与前话没有丝毫关系的问题。

 

——你过得好吗?

 

- 很好。

 

——你还像以前一样每天都带着喻式微笑吗?

 

-恩。

 

——你现在能够......爱上别人了吗?

 

-......不能

 

英伦风的房间,米黄色的窗帘一点都没有带来一丝暖色的感觉,拉的严严实实的窗帘没有放进任何一点光线。

 

床头柜上的本子整页只写了三个字,然后像是按了ctrl v一样,无限的粘贴重复。房门的锁的周围有着斑斑裂痕,门周围散落了许许多多的零散的东西,不管那个东西是叫什么名字,在这里不过是个撬门的工具罢了。

 

[4]

 

在色彩斑斓的琉璃下,阳光透过琉璃在地上映上五彩的颜色,紧紧牵在一起的手,手被互相抓的发白,仿佛好像在害怕会不会只是一场梦,要是握的不够用力,温度就会在下一刻消失。就像曾经那样。

 

——我虽然行过死阴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出自圣经)

 

王杰希一路拉着喻文州回到了中国,不管是坐车,上飞机,哪怕再飞机上休息睡觉,也没有放开喻文州。喻文州看着他孩子气的举动,不禁笑出了声,问他至于吗,我不会再离开了。

 

——我不管。

 

王杰希只是撒气的说了三个字,也没有解释什么,继续拉着文州,好像要把他所有的孩子气都撒在这个久别重逢的人。

 

——你瘦了好多,这手抓的好嗑人,瘦的跟鸡爪一样,你是真的要手残了。

 

——嫌弃你可以不牵啊,我手残真是对不住了啊,杰希大神。

 

——我就不。

 

手被跟紧的握住,揣进了自己的兜里。

 

 

 

 

文州,你知道吗,其实我是故意去书店的。卢瀚文告诉了刘小别他弄脏了你借的书的事,我就猜你会不会去书店。

 

杰希,你知道吗,其实我是故意去你身边的。其实被小卢弄脏的不是《莎士比亚》,而是《福尔摩斯》。

 

我知道,我本来只是站在《福尔摩斯》的书架的对面,等着你过来。

 

结果没想到我主动靠过去了吧。

 

文州大神真是套路深啊。

 

彼此彼此。

 

 

 

 

 

‘喻文州,你最好给我回来,不然我就报警了,让你的那个人进监狱去吧!’

 

——文州?怎么了。

 

——没什么,好久没看职业队群了,居然还是这么活跃啊。

 

喻文州翻转了手机,让屏幕朝下,然而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杰希,睡吧,你连夜赶去欧洲,还连续赶回中国,太累了,睡一会吧,我陪着你。

 

——恩,不许走。

 

——我不走,别担心了,安心睡吧。

 

王杰希探身在喻文州嘴角亲亲印上一个吻,然后躺倒在文州大腿上,抓着喻文州的手渐渐睡去。

 

对不起。

 

谢谢你给我的那段美好的回忆,虽然很不甘心之后你的未来里没有我了,但是,谢谢你给过我的一切。

 

 

 

 

君のいる世界で笑ったこと、

曾在有你的世界中欢笑,

 

君の见る未来を恨んだこと、

曾将你所见的未来怨恨,

 

君の声、温もり、

你的声音、温暖、

 

态度、爱のすべてに

态度、还有爱,对这一切

 

さよなら。

说声再见。

 

 

 

等王杰希再赶到喻文州一家在欧洲的住址的时候,只看到了躺在放满温水的浴缸里,温暖而冰冷的他,溢出的液体铺在地上,就好似黄昏的晚霞一样。

 

-END-

 

オレンジ (orange)

 

君のいる世界で笑ったこと、

/曾在有你的世界中欢笑,

君の见る未来を恨んだこと、/

曾将你所见的未来怨恨,

君の声、温もり、/

你的声音、温暖、

态度、爱のすべてが・・・/

态度、还有爱,一切都…

 

海街、赤锖(あかさ)びた线路沿い

/在海边的街道、沿著红锈斑斑的铁路

二人、「幸せだ」って嘘ついて

/两人,撒谎说著「好幸福」

くしゃくしゃに笑う颜、繋いだ

手/笑开的脸,紧握的手

远くの岛、朝焼け

/远处的岛,朝霞满天

 

爱しきれない君のこと、

/对你总也爱不够,

つられて泣く私も弱いこと、

/被惹哭的我也是同样脆弱,

代わりなんてないって、特别だって

/说著对方是无可替代的,是特别的,

许し合えた日も

/我们互许心意的那些日子也

 

もう二人に明日がないことも

/我们已经没有明天了

ただ、ずっと。そう、ずっと/

这件事也只是,一直。对,一直

隠してしまおう。

/将它藏在心底吧。

残される君に届くただひとつを

/只有一件事 想要告诉被留下的你

今でも、探してる。

/直到现在,我也依然寻找著你。

 

「元気でいますか。」

/「你过得好吗?」

「笑颜は枯れてませんか。」

/「脸上还是总带著笑吗?」

「他の谁かを深く深く、

/「你能够,

爱せていますか。」

/深深爱上别人了吗?」

ずっと来るはずない君との日を愿ったこと

/明明你不可能会来,却曾期望能与你一同度过

键かけて。

/将这些全都牢牢上了锁。

 

 

三日月岛、阴る渚鸟/

娥眉月岛,夕照水鸟

ツタに饰られた教会裏で

/在爬满藤蔓的教会後

また子供じみた约束しては

/再次许下孩子气的约定

逃げ出す话をしよう。

/商量一起逃跑吧。

 

谁も満たされないよりも

/比起不被满足

望んだ最後だけを温める

/谁都更想将期盼已久的结局温暖

怖い梦を见ただけの私に

/就像总是做著恶梦的我

そうであったように。/

曾经那样。

 

许すだけでも、耐え抜くだけでも

/仅仅是原谅,仅仅是忍耐,

ただ、きっと。そう、きっと/

只是这样的话,一定。是啊,一定

谁も変われないこと。/

谁都不能获得改变。

伤付けない弱さが生きられないほど

/从未给不能忍受伤害的脆弱,留下生机

大きく育ったの。

/就是这样,培养长大。

 

覚えていますか、

/你还记得吗,

初めて会ったことも、

/我们的初次邂逅,

君の嘘も、甘えも、/

还有你的谎言、任性、

弱さも、流してゆくような

/脆弱,仿佛要将这一切

この朝焼けで

/都统统冲走的朝霞

あの日のように君はまた

/却像那天一样 又让你变得

素敌に変わってゆく

/更加出色

 

爱を歌った大地を蹴った

/高歌过爱情 猛踏过大地

今、「最低だ」って杀した最後も

/此刻,说著「真是差劲」扼杀的结局也是

不完全だって不确かになって

/既不完整又不确定

ほら蹴っ飞(けっと)ばして、ないや。

/看吧也还没有,将它踢飞啊

歳月が巡って声を辿って

/岁月流转 声音传达

また生まれ変わったら

/若是再次轮回转世

真っ先に君に会いに行こう。

/就让我立刻去见你吧。

 

..music..

 

爱していました。

/我曾深爱著你。

最後まで、この日まで。

/直到最後,直到今日。

それでも终わりにするのは私なのですか、

/即便如此画下句号的仍是我吗,

君の幸せな未来を、

/就仅仅是,

ただ、愿ってる。

/期盼著你,迎来幸福的未来。

 

君のいる世界で笑ったこと、

/曾在有你的世界中欢笑,

君の见る未来を恨んだこと、

/曾将你所见的未来怨恨,

君の声、温もり、

/你的声音、温暖、

态度、爱のすべてに

/态度、还有爱,对这一切



评论(4)

热度(21)